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徐文立:作为父亲,我一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和女儿同台领奖

   (2003年10月23日于美国纽约雀儿喜俱乐部)

   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

   我知道,为民主的美国奠定基础、起草独立宣言的主要是两种人:律师和商人。

   我知道,当种族主义在美国南方还很猖獗的时候,对那些被种族隔离政策迫害的黑人朋友以予同情和帮助、并通过秘密通道把他们偷运到北方的也是富有正义感的律师和商人。

   当然,我也知道律师和商人在美国社会中是最富有的两种人。

   今天领了奖之后,我真想在美国当一个有正义感的商人和律师,而不要当什么政治家。你看现在你们美国的驴、象之争多么激烈,当政治家有什么好;在中国当反对派的政治家更没有什么好。你们都知道我因为在中国当反对派的政治家,坐了两次牢、十六年之久。

   1984年我曾在监狱当中秘密地写了一本书,后来得以在美国发表,因此我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仅有三平方米的牢房中一个人被单独禁闭了五年之久,有三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亲属。

   在这秘密写成的《狱中手记》中,我曾写到:我坐牢已经快四年。去年元旦女儿来信告诉我,她正看〈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是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女作家的作品,是日本彩色动画片,好看极了。一共五十二集,我希望,演不了几场爸爸就回来和我一起看,你得答应我抱着我看,我好久没和你撒娇了。

   今年大年卅,女儿又来信说:我给你写这封信是在三十的早上写的(如同你们的圣诞夜)。我在想:人家过三十都是一大家子在一块团团圆圆的,可是咱家,唉!没办法。不过我坚信咱们家今后会永远团聚。

   这十岁孩子家的话,字字句句灸我的心。

   这字字句句又温暖着我这囚徒的心,这是一个囚徒所能得到的特别奖赏妻子女儿深沉的爱,这是爱的奖章,我想这恐怕也是任何一个人难以得到的特等奖赏,期盼着早日去领受。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有幸在我六十岁的时候,我来到了你们这里,来领这个奖。这个奖除了是你们对我为中国民主、自由、人权事业的奋斗的肯定之外,你们更意识到这是我的妻子和女儿对我深沉的爱的结果,没有她们的爱,我难以坚持到今天;没有她们的爱,我难以度过两次牢狱的苦难。今天,与我共同分享这个荣誉的正是我的女儿,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了解中国的国情,她我的女儿,才是最最应得这崇高荣誉的,她从小肩负着本不应由她承受的压力政治歧视和株连,多年来她苦苦求索,声声呐喊,寻求声张正义的平台,为了救出自己的父亲,为了告诉人们,在中国发生了什么。所以,作为父亲,我今天可以自豪地对世人说:与女儿同台领奖,是我人生的最大荣耀。

   当然,这个荣耀也来自于你们作为人权卫士的人权律师协会。

   我相信,在我的祖国,那些依然受到中国共产党专制独裁政权迫害的中国民主党人和社会良心犯、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一定能得到你们特别富有正义感的人权律师的关切、支持和帮助。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