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贺信彤:《姊妹两地书-致何德普妻子贾建英04.3.15》

   贺信彤致贾建英

   小贾:

   你好!终于可以见到德普了,真高兴,请转达我们崇高的敬意,望多多保重!请把他的情况告诉我。你要注意身体,爱惜自己。

   大姐(2004.3.15)

   ------------------------------------------------------------

   贾建英致贺信彤(2004.3.14)

   大姐:

   你看,下面的一点内容就是我在两会期间收到的XXX内容,连题目、日期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我的电脑一天最多能收到37个病毒。

   小贾(2004.3.14)

   ------------------------------------------------------------

   贾建英致贺信彤(2004.3.14)

   大姐:你好!

   你送的东西我收到了。这个月我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了,(从德普出事一直没有人去住)今年初单位从非典的困境中缓解了,有了一点奖金了,所以目前生活没问题了,律师费已经还清。我知道,你们从各方面很为我担心,从你的来信、徐大哥电话的嘱咐就看得出来,请你们放心我能坚持,没有问题,没有困难。我知道你们目前很困难、很忙,很多事需要你们去做、去帮,我这里不要费心。

   今天,我收到德普发来的第一封信,(他告诉我这是第二封信,第一封我没收到)是2月29日写的,告诉我每天学习的内容是司法部1990年11月6日施行的《罪犯改造行为规范》共58条,要求他们会背、会做,不准看书、看报,每天可以看北京新闻、中央的新闻联播。还让他们洗了一次热水澡。同时收到接见的通知,3月16日上午去看德普。我放心了,德普还活着。

   上个星期,一直没有德普的消息,我多次的要求见面,都没有答复,又不让我去找,每天被跟踪,3月7日我被派出所的警察和街道主任拉着不让找,跟我谈话,拖延时间,我痛苦万分,我在找完监狱管理局回来的路上,几次想停下来坐在路边大哭一场,但是看到身边跟踪那么多的警察,强忍着不哭回到家,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痛苦,看我的热闹。

   今天我到银行交电话费,我问跟着的警察:你们是11处的吗?在你们的眼里我是个坏人吗?你们为什么这样做?

   他说:不是11处的,您就知道我们是市局的就行,我们不妨碍您,我不认为您是坏人,您的事我们的头都不知道。今天,我在银行又被录像。徐永海的妻子李珊娜来电话,告诉我:萧山检察院通知她,改在3月16日开庭,西城分局、片警、单位的护士长一起陪着去了萧山。

想你们

小贾(2004.3.14)

   贾建英致贺信彤(2004.3.16)

   大姐:你好!

   来信收到,还是只有名,没有内容。

   虽然两会开完了,这些天还是仍旧被市局监控,去看德普时,跟着两辆车、5个警察。3月16日上午9点半见到德普,已经不发烧了,但是脸色很憔悴、很瘦,他说:自从上个月我看过他后,就让他和2个有病的老头3个人挤在2张床板上,而且是睡地铺,半个身子在床上;半个身子在地上。自从和那个有肺病的老人睡在一起后,他咳嗽得很厉害,打了12瓶利氟沙星消炎药才有所缓解,我去看他时,还在咳嗽,管理人员没告诉他得的是什么病。我很担心。我告诉他:你挨打的事我去找了监狱管理局,他们告诉我你没有被打,遣送处要在3个月内才能具体的答复。这件事徐大哥已经告诉了世界人权组织,很多人都在呼吁(说这话时,我被身后的警察警告:如果说一些不该说的话,要被停止接见,德普身边站着3个警察)。德普说:我被警察打的事,我也告诉了监狱管理局来调查的人,我说了很多,但是他们不记录完整,他们骗你,这件事你还是要说。其实,我告诉你挨打的事,并不想追究谁、恨谁,只是要把监狱中这种黑暗的东西揭露出来,让它遭到人们的唾弃,避免今后还会有人再遭此不幸,社会应该在进步、在发展,不应该还让这种丑陋的东西继续出现在监狱中,我是一个直脾气的人,见到不讲理的事就要说,今后还是一样,今后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会说。

   他告诉我:一开始,让他做一种纸的手提袋,有很多品种,很精致、很漂亮,他们每天卖力气做出的产品有很多很多。现在不让他干活了,说他是特犯,要每天学习监规。4月初就要被送到其他监狱。我告诉他:一定要注意身体,我爱你,需要你,坚持活下来是最重要的。他说:告诉何佳的姥姥、姥爷,我不能孝敬他们,请他们原谅!我不流泪,不哭泣,脸上没有悲哀,没有愁容,平静的走出来,从容地走过警察们的身边,让他们看看眼前不起眼的小女子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惊,什么都能承担得起来,让他们看看,就连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属都这么勇敢、坚强,更别说他们的丈夫是怎样的一个人了。李珊娜(徐永海妻子)来电话:检察院告诉她:不公开开庭,不准家属旁听。陆坤昨天去看了(杨)子立,精神还好,身体不好,别人都坐着说话,他却趴在台子上说话,好像没有力气的样子,他说:今后也不会认罪,转告徐老师问他们夫妻好!

想你们

小贾(2004.3.16)

 

   附:探监

   我写了一个小诗(我不懂诗,只能算是顺口溜),来纪念第一次探监。

   妻住城西边

   君被东墙关

   一年三百六十五

   夜夜梦相伴

   忽闻高墙传

   唤妻墙内见

   掰着手指日日盼

   与君得相见

   大门武警站

   高墙围电线

   登记发牌身份验

   门前排队站

   跑进门里边

   大墙隔中间

   与君相见不相识

   不是原来面

   发烧浑身颤

   板凳坐天天

   苍白消瘦站不稳

   血色无一点

   三人睡一床

   一人占一点

   半个身子睡地下

   警方说不新鲜

   法警队长残

   刘放狱警犬

   左耳被打残

   愣说没看见

   妻的心在痛

   妻的心在颤

   千言万语无从说

   唯有泪涟涟

   君侧狱警站

   妻旁警察转

   君说:

   妻放心莫挂念

   我的信念永不变

   不低头不认罪

   愿把牢坐穿

   妻忙把头点

   记住君之言

   照看婆母与幼子

   撑起咱家的天

   30分钟的相见

   话儿说不完

   保重保重再保重

   来日妻还探

   (发布日期: 9/17/2004)

   

   何德普妻子小贾来信(7/10/03)

   大姐:我很郁闷,今天一口气写了这封信,不知是否适合发表,请你帮我参谋。

   小贾

   2003.10.7

   写给被超期羁押了11个多月的丈夫

   贾建英

   德普:

   你在哪里?你好吗?你的身体怎么样?肝炎病是否又复发?每天吃的什么饭?身上穿的是我给你送的衣服吗?从冬到夏又到秋,我们分离十一个多月了,不知道你的任何情况,我和佳儿非常想念你,担心你的身体在里面是否会挺得住。

   八月十五中秋节,是中国百姓阖家团圆的日子,而我们一家人,你被关在牢中,佳儿住校,只有我和你的母亲在家,没有心思过节,老母亲惦念儿子,我担心丈夫,好在佳儿打来了电话,送来了对奶奶和我的节日问候。

   咱们的儿子长大了,像个男子汉了,知道照顾我,照顾家了。自从你被抓走,儿子变得不爱说话了,在幼小的心灵里,默默的承受着一切痛苦,他怕我心里难过,从不在我面前提起你,但是,有几次发现他蒙着被子在哭,还时常梦里喊爸爸。我知道,儿子他太想你了。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儿子会在今后的日子里,锻炼得很坚强、勇敢的。

   你被抓走的当天,我也被警察带走了,北京市公安局抄了我们的家,抢走了我们的电脑、打印机、扫描仪、通信录、光盘、软盘、所有的信件。两个小时我被放回来的时候,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警察问佳儿事情,儿子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再问他们:你们把我妈带到哪里去了?

   警察把我带到了警务室,问我:对今晚的事有什么看法?我告诉他们:对你们这样没有任何罪名随便抓走我的丈夫,我表示抗议!强烈抗议!我明早要去找。他们问我:到哪里找?我说:谁抓了我的丈夫就找谁。然后又问我认识谁?都有什么人来过我们家?并要求我把今天抓你的事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我告诉他们:我不是他们组织的人,没有理由知道他们的事。对你们提出的要求,我做不到!

   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就通知我们单位,中共十六大期间不准我请假,不让我上访。两天后,西城分局找我正式问话,他们先问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民族、政治面目、文化程度、从小学上学的时间、家庭成员、工作单位、参加工作时间等都做了详细的纪录。然后,又把前两天问的话又重复问,我告诉他们没什么可说的,最后,他们让我看他们纪录的东西,并签字,我说:你们要记什么、录音什么,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字我不签,内容我也不看。他们说你妻:话不多,还挺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