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贺信彤:读《徐文立在狱中与女儿谈周易四书兼其他》

   我知道文立在狱中有许多思考无以表达,所以他只有通过家信说天道地,以曲折的方式把他的各种思考传达出来。

   每当这些内容流到了我的手中,我再急速地传到在海外的女儿那里,常常令我打字的手都颤抖,既令我欣喜又令我辛酸,欣喜的是文立的这些思考终能面世留存了,心酸的是我深知文立未必没有:已阐道,夕死可矣想法,因为他在第二次入狱的后期,见面时他常常情不自竟地对我说:已阐道,死不足惧。

   他可是提到了这个死字啊。

   我在传给我女儿这些信的同时,我似乎发现文立是在研究和试图回答一些深层次和带有根本性的问题,其中的信息量非常大,虽然以信的方式写给了女儿,谈的内容却非常广泛,为了压缩字数,他可能把可以独立成文的东西简约成了一句话,比如回到了原点,。

   当文立发现监狱方面已经不允许他再这样写下去的时候,他只好利用接见的时候,只言片语地告诉我,他未能成信的内容:是讲中庸。

   中庸之本意,文立认为是:不偏谓之中,不易谓之庸。庸者,天下之定理,原出於天而不可易,即天经地义之不可易,谓之庸。我想,文立所指的这个天指的是自然。

   文立认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是非曲直的标准应该是:不能改变的东西,硬要改变之,谓之左;可以改变也该改变的东西却不让改变,谓之右;不能改变的东西传承之,可以改变也该改变的改变之,谓之中正。

   我想文立可能认为找到了一种分辨人类社会发展的是非曲直的标准,一个观察、解决问题的基本点,有可能对中国社会回归到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来是有益的。当然,文立也会认识到人类社会没有一种医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自认为正确的未必全正确。

   我想文立愿意把他这些想法和思考发表出来是想听取朋友们的批评和指正,所以我就冒然把它发表出来,以听取意见。

   这里发表的仅仅是文立第二次坐牢后期(2002.7.139.17)的五封信的主要内容。为了保持文立写这些信时的原貌,此次发表时只作一些极个别文字上的修正。

   2002年9月底于北京记

   2003年2月于美国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