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徐文立:2003年4月30日在普城公立高中演讲

   被人家赞扬一般是很不自然的,很不自在的,但是我却很自在地坐在这儿,因为我不大懂得他们说什么,听得懂的就是徐文立,我知道美国朋友非常珍惜晚上的时间,今天晚上大家能来听我讲话我非常感谢大家,我想从我自己童年的一个故事讲起,因为我今年60岁,这一讲久远的故事就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也可以说50多年前在中国发生的一个小故事,当时中国正在和美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就是日本人打过来,我知道1941年美国遭遇到日本对珍珠港的轰炸,当时的中国也被日本的飞机轰炸,那自然小孩子就对那些打日本人飞机的飞行员非常的敬佩,当时有这么一个小男孩,非常敬佩打日本的飞行员,他很想当个飞行员甚至想当个空军的司令,于是这个小男孩就在自己家的二楼用一把雨伞跳下来,他好象飞行员跳伞一样,嘿,他居然成功跳下去没有事情,这个小男孩胆子就大了,于是有一天他看见一只鸟在树上,这只鸟在树上,他就想到树上抓这只鸟,当然现在人们知道要保护动物,不能抓鸟,那时小孩子不懂,这个小男孩他居然没有想到他上去抓这个鸟,它难道不会飞吗,于是他爬上树,鸟却飞到另外的一棵树上,这个小男孩怎么办?这个大胆的小男孩他手抓树枝,悠到另外那棵树上去,,这会他没有那么幸运,他这回从那个高高的树枝上掉了下来,两只手臂,一条腿都摔断了,幸亏他的父亲是一个著名的医生,抢救,然后给他接上骨骼,当然还是留下了点残疾。距离这个故事50年后,也就是到了1993年,跟前面的故事相隔了50多年,这个小男孩已经变成一个老头儿了,有一次出门他对他的弟弟说,因为他弟弟刚从监狱里头放出来,大家猜得到,那个弟弟就是我,我从1981年被关到监狱里头已经有了12年时间,所以就想回到自己童年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去看一看哪个过去的房子,当年从上掉下来的就是我的哥哥,我的哥哥说我们可以去看那个房子,但是一定不要正眼去看那个房子,我父亲只是个医生,而且是抗日的医院院长,并没有作错什么事情,甚至是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做事情,可是,那个小男孩在他底0多年的成长的过程当中,共产党总让他批评批判他那个作院长的父亲,这个人被批判久了,批判了50多年,他的思想就变了,他也不敢说他跳楼的事情,他也不敢说他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抓鸟的事情,他甚至不敢说他们曾经住过的那么一个房子,而且叫他从监狱里出来的那个弟弟不要正眼去看那个房子,怕被人说成是有钱的人。你想在中国50多年把一个活泼年轻的孩子变成这样子的一个人,我想这是在座的美国的年轻人,美国的朋友不能理解的。难道你们过了50多年,回到自己的故乡,你不敢说这个房子是我的吗?然而在中国50多年来要不断地批判知识分子,包括像我父亲这样的医生,所以中国的情况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使得整个人变了,用哲学的语言说是被异化了,所以就因为这样的原因我觉得我们中国一定要改变,一定要变成一个民主和自由的国家,再不要把我哥哥这样活泼甚至比较顽皮的孩子变成一个都不敢正视自己家庭历史的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我们中国所存在的问题现在表现的已经不只是在中国,现在知道中国发生了一种很可怕的流行病,叫SARS由于中国共产党隐瞒事实真相,这个事情已经从去年的十一月到今年才向世界公布事实真相,这说明一个专制社会能够把人变的不是人,把一个可怕的疾病把他隐瞒起来,所以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不惜两次去坐牢,坐了16年的牢,为了就是中国一定要改变,虽然我来到美国,我还有其他的中国民主党的其他的领导人,起码有38个人还在中国的监狱里,还有普通的一般党员,一百多人在监狱里面,各种的政治犯、良心犯在监狱的还更多,我希望在座的朋友们关心在监狱中的人的命运,但是如果把所有的人的关心都放在你们的肩上那实在太重了,所以我希望在座的朋友们救援一个叫作何德普的这样一个中国民主党的成员,我们准备了他的材料,希望你们给中国政府写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何德普,这次演讲会之后有我们的朋友在门口散发。希望你们也动员你们的朋友们要求中国政府释何德普。中国的人权状况是值得我们担忧的,大家知道在中国还有一些人,他们的命运也很值得我们担心,有失业的工人有失去劳动的农民,还有中国的孤儿,中国的孤儿,应该说城市的稍好一些,但是在农村的孤儿,少数民族的边远地区的孤儿情况就比较糟糕,在这个地方我要感谢Yaliv、shidanian 这样的朋友,他们把孤儿的事情防在自己的心上,希望大家捐钱能够帮助他们,这也是我在沃森国际研究所成立CHC要做的主要工作,我在这还要给朋友们介绍一个美国朋友,他就是sitiv,他和他的夫人,他们收养了四个中国孤儿,现在来的那就是他们的一儿一女,还有两个小的没有来,所以我非常感动,我希望大家继续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关心孤儿,谢谢大家!

   我想大家听完了我刚刚讲过的会有一些问题,对中国大家也会有一些想了解的,我希望借此机会回答大家的问题。

   谢谢,中国争取民主这样的进程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我知道美国这些朋友从欧洲踏上美国这块土地的时候是1620年,但是他们不是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就实现了民主制的,美国也是经过了100多年的努力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才建立起来了一个民主制度,美国很辽阔,现在也有两亿多人口,在美国能实现民主在中国也一定能实现民主,但是中国民主的过程比美国争取独立的过程还短了一点,另外中国的年轻人对民主对自由是非常向往的,随着中国经济上的发展,每个人对自己个人的权利和尊重这样子的重视的程度,另外对于个人诚实劳动合法取得的财产的保护也在增长,现在的中国已经不可能是每个人都会去感激共产党感激社会主义感激毛泽东,已经不会是这样了。所以不要说中国很大,人口很多,一定有一天会变成一个民主社会。好象那位先生还有第二个问题。

   经济发展是一定会带来民主的要求这是肯定的,因为市场经济就是一个公平的经济,中国过去的经济不象现在这样,所有的卖东西的都是共产党,东西又很少,所以由他决定分配给谁,这种经济是不公平的,由于经济在发展,对经济的控制权利已经不完全在共产党一家了,美国商人也在那里开超市,另外一些私人的也可以在那里开超市,所以买卖的双方已经开始公平竞争,不能说我让你买这个你就一定要买这个,这个情况在变化,所以,这样子,个人权利在逐渐地受到尊重,个人选择权利在受到尊重,但是这远远是不够的,这不会自然而然的带来民主,因为中国还是共产党一家说了算,在买东西上可以有一些选择,但是要揭发一下SARS病这样的事情那么就不允许了,所以我说经济发展会带来中国向民主方面前进,但是是不够的,希望我回答了你的问题,

   我刚才说了小男孩的事情,就是说明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一个活泼,一个顽皮的孩子,怎么样变成了一个害怕说自己家庭历史那样的一个人,我再给你们说一个政治犯、我的夫人她的感受,她来到美国之后她有一个特别的感觉,她走在大街上往后一看觉得没有人跟她,你看,在共产党那个统治之下,他们把我关在监狱里他们还不放心,我的夫人在外面他们还要监视她,走到哪里,好象还总有几个警察在保护她一样,实际上是跟踪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