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
陈述书

我在中国军队里是一个*的*校。 我在军队***部队里帮助建立了一个小组织。我们的目标是党军分开。我们想要军队属于国家,而不是属于共产党。我们的组织被发现了,这导致了我逃离中国。如果我被军队捉住,我会被判很长的徒刑。

16岁参军,服役**年。参军后3年,我被送进军校。从军校出来后,我是排长,然后一直升为陆军少校。我是在***省军区(**军区***部队)。

我在19**年加入共产党。在中国,如果想得到发展,入党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军队。天安门屠杀后,许多人意识到了,军队服从的是党,而不是人民。我们的团长曾在天安门,是屠杀的见证人。他告诉我们有关他的经历,我们同意军队应该是用来保卫国家的,而不是用来屠杀自己的人民的。

20006月,我和*长决定在军队里建立一个秘密组织。我们的目标是党军分开,军队独立。我们非常有信心,虽然我们的组织还很小,但是它会壮大起来的。我们知道有很多人是同意我们的。这个组织有4个领导人,17个成员。我是第二号领导人。

我们在暗地里发展组织。我们和战士谈话,最后将话题带到政治上。如果我们感到还不能信任他们的话,我们是不会将我们的观点表达出来的。一旦建立了信心,我们就在我的办公室里讨论政治问题。虽然我找战士谈话是有这种目的的,但是,在谈话前,我是不会表示出来的。

所有我们的成员必须要对我们的目标承担义务和有坚强的信念。 我们要求我们的成员发展新成员,但是要非常的小心去做。中国政府对军队的控制是非常严厉的-在军队里是没有任何空间容忍任何的不同政见的。

200328日,10个人在我的办公室里开会。 我们在讨论政治问题,我的通讯员进来报告,说是有大量的军车向这里开来。我们立即知道事情坏了。除非通过安全检查,没有车辆可以接近我的办公室。

我们的指挥官说,我们应该分成两组逃离。他说,一组从后窗跳出去,另外一组从前门出去。

我从后窗跳出。然后,我爬上墙,跳到墙的另一面。我在军营外了。这时,有4个兵拿着枪朝我们跑来,叫我们站住。明显的,他们知道我们会试图逃跑。

我的指挥官对着士兵叫喊-他想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我们是他们的上级-我们身着军装-这些士兵看上去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接近了他们,试图争夺他们的枪,搏斗开始。那时间,天很黑,看不清楚。一声枪响,我感觉到是我们的指挥官被打中了。当我转过身来想帮他,我的左锁骨被打了。我几乎摔倒。我现在还有被打的伤疤。

然后,又一声枪响,我听到我们组的3号喊快跑。我想他是夺了一把枪了。我听到枪响后,看到4个士兵都趴在地上了。我就跑了。我又听到了几声枪响,但是我没有回头看发生了什么。

我跑到了路上,叫住了一辆车。在中国,穿军官制服的人是受老百姓尊重的,我们叫停,他们就一定会停。我要求司机把我送到**市。到了城外,我下了车,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来到一个单元房-在这些单元房里有一个只有我和我们的指挥官知道的秘密单元房间。这个单元是租来,以备万一我们被发现用的。在单元房里,有衣服、其他必备用品和军事文件和成员名单。

我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然而,在这个单元房里,我并不感到安全。我知道,如果指挥官背叛我,我就会被捕。

我在那里过夜,同时决定我该怎么办。第二天,我给我的朋友李震打电话。我告诉他,我的肩受伤了,很疼,请求他帮忙给我找一个医生。一个半小时后,他打电话给我,叫我在一个私人诊所的外面等他。医生说我的锁骨断了,应该去医院。我拒绝了-这是很危险的。他为我治疗了一下,然后我回到了单元。

我再也没有离开这个单元-朋友给我带来食品、衣服和药物。我没有企图和任何成员进行联系,甚至我的父母。

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中国。如果我不离开,有一天我会被捕,被带上军事法庭。我会因帮助建立组织和试图将军队从党里分出,受到严厉惩罚。我至少会被判10年徒刑。

我朋友安排我离开中国和支付给蛇头费用8万元人民币带到英国。蛇头说他的名字叫王先生。

我在2003827日乘飞机从北京机场直达英国伦敦希斯罗机场,同一天到达英国。蛇头和我一起来的-我用的是中国护照-上面不是我的照片,虽然看上去象我-名字是不同的。他告诉我怎么坐地铁去伦敦唐人街。然后他拿走了我所有的文件。

我没有立即申请避难,因为蛇头要我立即离开机场,否则的话,如果我被抓住,我会被送回中国的。

我也被告知,如果我申请,我会被送回中国的。但是,后来我和其他人交谈,他告诉我,如果我害怕回中国,我就必须要尽快地申请避难。我在2003912日在内政部申请了避难。

如果我回到中国,我将被军事法庭送进监狱,这不仅只是因为政治异见,也会是因为作为一个军官,我没有得到允许就离开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