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女士证词

我的名字叫***。我是19****日出生在中国河南省开封市。我是中国籍。

我是19**年大学毕业,学中文的。离开大学后,我去开封***厂做秘书工作。这个工厂是生产***元件的。

19941016日,我和***结婚,在19951130日我生了一个儿子。我在200310月和我的丈夫离婚。

199718日,我父亲死于脑出血。不幸的是,这以后我和母亲都为我父亲的去世感到非常的悲伤。

1998712日,我母亲死于心脏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失去了双亲,我彻底失望了。我对这个世界感到孤独和害怕,没有人会照顾我了。在他们去世前,他们会照顾我,在他们去世以后,我对生活感到非常的害怕。

我经常头晕和沮丧。 我在晚上做恶梦,通过恶梦,我又感到孤独和害怕。我是个有理智的女人,我知道这样下去对我是不好的。我努力尝试去忘掉它,但是它总是在我的脑子里。

1998年的7月底,我去见医生,寻求帮助。医生只是从药物上对我帮助,但是没有用。我接受了大约3个月的药物治疗,没有效果,就停止了。

19988月,一位我的邻居向我介绍法轮功。她告诉我,法轮功可以从精神和身体两方面对我有好处。在刚开始,我并不怎么相信她说的话,我以为我只要继续吃药,我就会好转的。不幸的是,没有好转。到了10月份,我见没有好转,我就决定试一试练法轮功。

199810月,我随同我的邻居去了一个公园,那里有很多人在练法轮功,我也开始练了。我天天早晨去练功,一个星期后,我感到好多了。我也不象以前那样感到头晕和沮丧了。我仍然怀念我的父母,但是我对生活不再感到害怕了,我也能睡好觉了。我感到我获得了一个新的家。

1999425日,大约1万人左右在北京示威,因为政府给法轮功弄了坏名声,计划要禁止法轮功。我也参加了一个示威,是在开封市,以便支持北京的示威。大约有二三百人聚集在政府建筑楼外,和平的坐在那里。

199971日,我参加了另一次示威,也是在开封市政府楼外。主要是反对政府对法轮功增加的压力和表明法轮功不是邪教而是和平的运动,是对社会有好处的。大约有四五百人坐在政府楼外。

1999722日,中国政府禁止了法轮功。政府感受到了威胁,因为有很多人参加了法轮功,他们感到这会威胁到他们对人民的控制。这是不必要的忧虑,因为法轮功是没有政治目的。法轮功的基本原则是真、善、忍,我相信这只是对社会有好处的。如果你是法轮功成员,你就必须要在生活中符合这些原则。法轮功也需要在身体上进行修炼。你可以经常在你喜欢的时候修炼。

法轮功被中国政府禁止后,我们就不能够在公共场所练功了,只能在家里练功。有些人试图在公共场所继续修炼,但是被逮捕和拘留了。他们被强迫签下悔过书,保证放弃法轮功,否则会被判刑大约三年,进监狱或劳改场。

199981日,我和三位法轮功成员在我家看法轮功录像带。这个录像带是教我们怎样正确地练功。有人敲门,我去开门,五到六个警察强迫进屋并逮捕了我们。他们说我们在练邪教,他们拿走了我的电视机和录像带作为证据。

我们被带到开封市北部的拘留所,我被关在那里6个月,直到200022日。我没有被送上法院,他们说对我是劳动改造。我每天都要被强迫看录像带,说是法轮功是邪教。我每天要被强迫写思想材料。我被强迫说法轮功是邪教,如果我拒绝,他们就殴打我。在一次殴打中,我的牙被打掉了。如果我不同意和不配合他们,我就会被殴打。他们打我耳光,踢我,用棍子打,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他们甚至用钉子刺我,强迫我说法轮功坏话。

6个月后,我丈夫花钱贿赂一个官员,我被放了,但是我被强迫签下保证书,保证我释放后不再修炼法轮功了。

我回到家,回去工作,但是我不能做秘书了,我被强迫做清洁工。我又开始练功了,因为我在拘留所里不能练功的,我感到我的身体很不好。我非常的小心地练功,因为我不想再进监狱。

2001123日,有五个人从开封市去北京天安门自焚。中国政府利用这一事件攻击法轮功。他们在电视上放映这一事件,说自焚的人是法轮功成员,说如果人们练法轮功,就会像他们一样变疯狂。法轮功成员知道他们不是练法轮功的,因为剥夺生命是违反法轮功原则的。

这以后,我和其他法轮功成员制作传单, 告诉人们有关法轮功的真相。我们在晚上出去往各家门洞里送传单。我们继续进行这样的活动一段时间,我也继续练法轮功。我们会在一个晚上散发传单,然后停止一段时间,因为我们知道,散发传单后,政府会到所有法轮功成员的家来搜查传单的。所以我们必须确认藏好传单了。一旦事情平静下来,我们会再出去散发传单。

2002928日的晚上,我在家里,4个警察到我家里。他们说要逮捕我,因为有人报告是我散发传单的。我被塞入一辆车,被带到和上一次相同的开封市北部的拘留所。

当我到达拘留所,我被直接带到审讯室审问有关传单的事。他们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印刷,怎么散发传单的,谁参加了。我否认这些,他们就殴打我。他们抓我的头发,踢我,用棍子打我,用电棍电击我的全身。这进行了一天,最后我受不了了,承认是我自己印制的传单,没有别人参加,我没有说出别人的名字。然后我被关入一间牢房,一个星期后,他们给我一张通知书,告诉我入劳改场劳教一年。

我被转到河南省第一监狱,在那里我被关到20031010日。在那一年里,我被强迫在一个服装厂工作。我们每天有工作指标必须要完成,如果你完不成指标或者质量不好,我们就会被打。警卫会叫另外的罪犯动手打。我要求能允许让我的丈夫和儿子来看望我,但是不被允许。

当我在监狱里这段时间,我和我丈夫的关系产生分裂。他在另外一个工厂工作,他的领导给他压力。领导告诉他,如果他不停止我练法轮功,他就不可能得到提拔。当我被释放后,我丈夫就对我施加压力,要我放弃我的信仰,但是我不,这导致我们的婚姻破裂。我们在200310月底离婚。

我想回去工作,但是我被开除了。我感到绝望,我失去了所有的东西。我儿子和我的丈夫在一起,因为他有工作,可以照顾他。我只剩下我的宗教信仰。

当地政府骚扰我。 他们到我家来搜查法轮功材料,命令我到当地警察局报到。我继续练法轮功,而且更深的卷入法轮功了。我们计划在200411日在市中心的古楼广场举行一次示威。我们准备了传单和CD片,准备在示威的时候用,但是不幸的是,政府察觉到了我们的计划,在20031226日,也就是在我们的计划之前逮捕了两名组织者。

那以后我得到了这个消息,我就躲起来了。我很快地拿了一些东西和钱就离开家,去乡下开封县我姑姑家。我是坐出租车去那里的,大约20分钟。

第二天我给我邻居打电话,邻居告诉我说,警察到我家里来找我,还有警察站在门外等我。她建议我不要回家。然后,我决定离开中国,因为我知道这里对我来说已不再是安全的了。

我姑姑叫她的朋友帮助我找到一个蛇头。蛇头要8万元才能帮我出国。我急着要用钱,所以就把我的房子和所有的家具都便宜地卖给了我姑姑的朋友,得到了7万元,然后我姑姑和离婚了的丈夫借给我了另一部分钱。

2004111日,蛇头到我住的地方也就是我姑姑家里来带我走。我们坐火车去了北京。当我们一到那里,就直接去了机场。蛇头只是在通过护照检查前才把一本中国护照交给我。然后我们上了飞机,直接飞到了英国,蛇头是陪同我一起来的。

我是在2004112日到达英国的。蛇头叫我什么都不要说,只是跟着他。我按照他的话做,我们顺利地通过了机场。然后他带我坐地铁带我到了唐人街。他说在那里我可以发现很多中国人帮助我。

直到我找到了人帮助我,我才知道申请避难。我在2004116日在Croydon申请了避难。

我相信,如果我被送回中国,我会被长期地关入监狱,因为这是第3次了。我相信我会死在监狱里。我也不能够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我想继续修炼法轮功,这是作为一个人应有的权力。

这份证词已经念给我听了。我确认里面的内容是真实和准确的,是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的。

签名:

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