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
的陈述书

1、我的名字叫***
2、我于19731127日出生在**市。我是31岁。
3、我的职业是机器操作员。在离开中国之前我受雇于一家服装厂。我已经在那里工作两年多 了。
4、我的父母都是农民。
5、我上学上到18岁。
6、离开学校后,我做了大约3年的建筑工人。那以后我在国营的农场里做农民,大约有5 6年。我然后就开始了在上面提到的服装厂工作。
7、在199298日我娶了**。过去,我的妻子曾经做农民。她现在在一个超级市场工 作。我们是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我们有3个孩子。我极度地想念我的妻子和孩子。
8、我的孩子出生在19931127日,19948月和199589日。在每个孩子出 生之前,等待中的父母必需去村委会获取文件,这种文件能使孩子的父母获得医院对于分 娩,出生证明的支持和以后能使孩子获取所有国家的服务。没有这种文件的孩子被称为 黑孩子。这不是意图把它做为种族歧视的词汇,而是一个适和我所描述的方式的词汇。 对于我的前俩个孩子我已经获得了这种所要求的文件在他们出生之前,和已经给他们登记 了在他们出生之后。
9、当我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之后,我是很担心会被官方察觉和将不得不交罚款。每个孩子出生 后,村委会都会通知政府的。可是,我不认为这罚款会有以后结果出来的那么多。我假定 村委会已经通知了政府,那么在1996年他们就会已经来要罚款了。
10、在20006月,我的妻子和我决定应该去询问给孩子登记。我们决定这件事是因为我 们的孩子就要到上学的年龄了。
11、在大约20007月,我的妻子打电话到我工作的地方。她说她已经去了村委会,村委 会告诉她我们必须准备几千元的罚款因为我们已经违反了一个孩子的政策。他也给了我 们一个罚款的通知。这通知说它会是5,0006,000元。我们商量到我的朋友们那里 借钱。
12、到20009月,从大约六个朋友那里我已经借了大约5300元。我打算从我的工资里 还他们。在中国这是很多钱。我的工资是大约1,000元每月。我是有50,000元的定 期存款,但是我不能很快的取出来。我必须要给一个星期的通知。那是我家庭的生活储 蓄。在中国存款的利率是很高的,但我将损失很多如果我从我的帐号取钱在10年的期限 期满前,就是大约2003年。
13、在大约20009月,我和我的家人待在家里。一个傍晚-大约9点钟,我们睡觉了。 在村庄里,我们比那些在城市里的人睡得早的多。我的妻子和我听到房子外面有脚步声,我们以为有小偷。我起来了。我听见敲前门的声音,我打开门,大约67个人包括俩个女人进来了。
14、他们没有穿制服。其中的一个男人在我的面前晃晃一个政府的身份证明卡。然后其中的 一个女人对我说话了。她说:我们来要罚款的。你应该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她要 30,000元。我问她为什么他们1996年没来,我说我只应该必须交 5,300元。我让她 下一天再来。这个女人开始生气地对我喊起来了。我告诉她村委会已经说我将需要交 5,0006,000元,不是30,000元。然后这个女人和我大声 地吵起来了。
15、我父亲起来了,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他告诉这个女人相同的说法,他们开始争论了, 他们开始动手打了。打斗暴发了,我一直保护我自己和我的父亲。我想阻止这场打斗以 至于我们能重新开始谈话。其中的一个男人抓起一根长铁棍-这是农用工具。他试着用 它打我。为了躲过这棍子我抓过另外一个人来挡这棍子。我想这拿棍子的男人不会打他 的同事。可是,这第二个男人被棍子打在了头上,他倒在了地上。打斗彻底停止了。他 们都离开了我家去了医院-我想他们是去医院了因为那个男人已经不省人事了。
16、在接下来的一天,4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来到我家,开一辆警车。其中的一个问我是否把 政府的官员打伤了。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和所发生的一切。我告诉他们我没有打伤任何 人。我还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一切细节。他们记下了所有的。他们告诉我他们会去调查的 然后就走了。
17、在接下来的一天,这些警察又来了,但他们的态度非常不同。他们非常生气和放肆。其 中的一个问我是否打了官员。我又解释了一次。他打了我一耳光。他告诉我如果不解释 清楚每件事,他们不会让我去任何地方。他一直在指责我,我也一直否认任何责任。
18、在这交涉期间,我父亲把我叫到前门外,他私下对我说,警察总是保护政府当官的,不 会保护你的。他想让我那时立刻就逃走。
19、但我返回到房子里。我认为我是清白的,我不应该逃跑。这警察说他们回去找那四个没  受伤的政府官员进一步调查。我说有他们有67个,但警察不同意我的说法。他们非 常生气地走了。
20、这相同的四个警察中午又回来了。他们继续争论。我认为我没有机会让他们接受我对 事情的说法。我父亲又一次把我叫到外面,建议我说警察只会帮当官的,我应该立刻 逃跑。但我又返回了房子里。警察让我签一个关于同意被带走拘留的文件。他们没有 足够的法律依据来逮捕我没有我的合作。我认为如果我签字了,我就是同意他们的控告 告。我没签。他们非常生气地走了。
21、我父亲和我商量该怎么办。我们决定我必须出去躲一躲直到安全再回来。我向我的妻子 和孩子道别。
22、我去了邻村-石井村。我和我的朋友陈成及他的家人待在一起,大约两个月。我一直待 在房子里面,我认为没有人知道我在那里。
23、我一个星期和我的妻子或父母通两次电话在这期间。他们告诉我警察每天都来找我。警 察告诉他们那个官员在医院里,他的情况正在恶化。他们告诉警察他们不知道我在哪里 一个政府的官员找到我的妻子说那受伤的官员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们应该赔偿他,他们 拿走了5,300元。
24、在两个月结束后,20001118日,我家人告诉我那个官员死了。
25、在这时我决定逃跑。我相信警察会因为那官员的死而陷害我。我认为不存在独立的律师 会帮助普通中国人。中国的律师保护政府。我知道我不会得到一个公平的审判。我会因 为一个我还没犯的罪而被判刑。我会被打和被用酷刑当我还在等待审判和判刑时,然后 我会被判死刑。
26、我不想离开我的家人,但我没有选择。我认为我可以试着住在中国其他的地方。
27、我让我父亲把我所有的存款取出来了。他取了50000多元。我拿了50000元,剩 下的留给了他和我的家人。
28、我在成都朋友那里待了56个月。然后我去了深圳待了一年多。我一直和我的家人保持 电话联系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他们说尽管我不在家,警察始终在骚扰他们。
29、我不能继续在中国生存下去了。去工作,我需要政府的身份证明。我要得到这个就会惊 动官方来查我的下落。如果雇主检查我的身份,这也会让官方知道我的行踪。
30、在大约200212月,我去了香港。我认为我可以生活在那里。我在香港待了9个月, 在一个饭店工作。这老板不知道我的背景。当中国政府来查所有的工人时(身份证明, 工作许可,居住文件等等),我不能提供这些文件,老板辞了我。我意识到要在香港生 存下去,就会被中国官方察觉。我必须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能养活自己。
31、我离开了香港,带着500美国美元。我和我的朋友-金清旅行,我已经给了他大约 10,000元,打算找一个中间人帮我们到安全的地方。我曾经听说英国是安全的,我认 为它是我比较喜欢的目的地,但我决定我会停在某个地方,如果我认为那里安全。
32、从20039月,我和金清从香港出来,我们行程经过了几个国家,用过飞机,火车等 所有不同的交通工具。在这期间,我是恐惧和沮丧的。我不敢寻求任何人的帮助。金清 在一个国家和一个中间人联系上了-我不知道哪一个国家。金清付了钱给他,他领我们 来英国。在200416日,我们到达了希斯罗飞机场。这中间人出示护照,我们直接 通过了海关。
33、我朋友和我在飞机场就分开了,中间人也不见了。我走出了机场,大约走了34个小 时。我曾经听说英国有难民营,所以我决定设法找到他们。
34、我进了一个商店,问店主能否用美元买瓶水。我们用手势交流。他把我的10美元换成了 一个5镑的纸币和一些零钱。在一条繁忙的街上,我看到一个中国人,我走上前去。他 说广东话,我在香港时学了一点广东话。我问他怎么去伦敦。他指给我一个公共汽车。
35、在这公共汽车的终点我下了车。我走了大约两个小时。我走进一个商店。一个非常好心  的英国男人给我看了一张地图,告诉我一个大火车站。这唯一我明白的词是车站。   我拦了一个出租车,给了他我所有的钱,指给他地图上的车站。他把我载到车站。我就 坐在那里留心中国人的出现。每次我看到中国人长象的人,我就求他们帮助。
36、我问到的第五个人对我说我可以跟他回家。他从香港来,他一直 对我非常好。我帮他作 些家务。他是一个商人,经营他自己的外卖店。
37、这个照顾我的男人告诉我,如果我想在英国寻求安全,我必须去找英国政府。他帮我查 询了一些情况,然后指点我去内政部。我是在200419日申请避难的。
2004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