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
陈诉书

1,我,**,中国人,1958524日出生

2,我是单身,父母都去世了。我没有兄弟姐妹。我是在**市出生和长大的。**是位于中国东北部,靠近北京。我一直在那里生活。这个城市不属于任何省,是由政府直接控制的。

3,在我13岁的时候我父亲去世了,我顶替他的位子在现代化工厂工作,机修工。我在那里工作了2526年。

4,工人们从来不组织的,除了偶尔要求加工资。工会是在政府控制下的,工人们是没有能力和可能向政府挑战的。

54年前,我和一些工人的工作时间被减少到每星期12天。事实上连这也不正常。厂方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叫我。那时,我每个月只能赚100元(8英镑)。这是很难生存的。有些工人甚至做全工,但是也拿不到工资。厂方说他们无法支付。

62年前,厂方最终说,他们不需要我了,我被下岗了。作为我工作了25年的工人,我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和下岗补贴。所有的国有工业企业都受影响,许多工厂的工人被下岗。在我的工厂其他许多工人也一样被下岗。厂方说,如果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会叫我们回来。

33,我被解释了拒绝我的理由。我想说的如下:

34,在我的避难问话中,我感到极端的神经质。我的大脑象是醉了,晕呼呼的,不能够集中精力。另外,翻译非常的年轻,像是个学生。我不能肯定我说的话是否被听懂了。

35,在我的避难问话开始,也就是第B6页,我说我只想来和去。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自由人,我应该在这个国家有行动的自由。我来一个是寻求保护的。

366(g):我在第一天后被释放了,这是错的。我是在3天后被释放的。请看我在避难问话时对第18问题的回答。这个问话集中在我对16号问题的答复,然而这是不可理解的,因为我是被拘留了3天。

379:在我的国家,不管你做什么,只要共产党认为你在向它们挑战,它们就会对付你。没有人有说他们所想要说的话的自由。就算你是个人,不属于哪个党或者组织,如果你说了让它们感到挑战它们权威的话,它们会逮捕你和给你个教训。在中国没有人权。

3817:我被释放了,但是有警告。事实是,我又参加了下一个示威活动,政府会想方设法找我,如果我再被它们抓住,我会遭到比以前更厉害的虐待。

3918:我所以能够逃脱,唯一的理由是工友知道我以前的经历,他们围住我,帮助我逃离了现场。

4019  20:我被警告过,如果被他们抓住,无疑的会带来更严重后果。这些段落陈述说我是不可信的,因为我没有得到更坏的待遇,这是不合逻辑的。政府在第3次示威后到我家来找我,这表明他们对我绝对的感兴趣。

4121:几年来,我们已经试过了一些对抗方法。我没有选择,只能参加第3次示威活动,为了生存。参加和尝试改变我们的生活状况,这也是我的责任。

4222:我想要说明我对18号问题的回答。我是在第2次示威后几天后被释放的。在第3次示威后我躲起来了,虽然我记不清具体的日子了。我对第1922号问题的回答是清楚的,那就是我在躲藏和政府在找我。我不认为问话的人理解了我的回答。

4323:我是使用一个假护照离开的。

4424:请看这个陈述书的第30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