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Refugees

BBC新闻

万维读者网

民主党联总

民主党海总

正义党网站

多维新闻网

美国之音

金融报中文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台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营救王炳章


多维专访袁红兵:为何逃出中国
 
多维社特约记者海鸥/2004721日,前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师,现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袁红兵出逃澳大利亚,引起轩然大波。多维社特约记者电话采访了袁红兵。(
 
一、教师后援团<<荒原风>><<历史潮流>>(

多维:袁红兵,你好,你是几号到澳大利亚的?(chine
 
袁:721日到澳大利亚。(
 
多维:有媒体说你的离队是法学教授大逃亡,这是否意味着你与官方的决裂?

袁:在6.4枪响那天我就在思想意识上与共产党决裂了。我忘不了倒在血泊中的同事和学生。(

多维:听说你在6.4之后受审查,是什么原因?(
 
袁:是我在北大组织教师后援团。学校逼我写检查,并试图将我赶出北京。)
 
多维:那次审查的结果如何?
 
袁:那会儿当局只是开除了我的党籍。()
 
多维:可是没多久,你却又刮起了<<荒原风>>()
 
袁:那是一本哲理散文诗,1990年出版的,当时一抢而空。()
 
多维:为什么这本书那么走俏?()
 
袁:那本书系统地反对共产党的辨证唯物主义哲学,是以一个流浪汉的命运为线索来写的。在6.4开枪之后,这本书当然就在那沉闷的日子里给人们带来一点自由的气息。()
 
多维:不认识你的人看了那本书,以为你是一个遍体鳞伤的人,你怎么看?()
 
袁:中国人在共产党统治之后就一直是遍体鳞伤。()
 
多维:后来是否又出了书?()
 
袁:1992年出了一本叫<<历史潮流>>的文集,我是主编。()
 
多维:书里还有那些作者?()
 
袁:胡绩伟、张显扬、郑仲兵等。()
 
多维:听说此书遭到查禁,为什么?()
 
袁:这本书主要反对极左思潮,1992514日被查禁。此书被查禁的主要原因,是共产党认为此书旨在中央内部制造分裂。()
 
多维:此书遭查禁后,你做了什么?()
 
袁:此书被查禁后一个月,我以主编的名义,召集了王若水、吴祖光等众多自由知识分子,开了一个反对极左思潮的大会。这是6.4后最具影响力的一次对共产党的反击。()
 
多维:6.4之后,有人说你是北大自由的灵魂,你如何看待这种评价?(
 
袁:这也许过奖了。北大自蔡元培以来就是学术自由精神的学府。但自共产党统治以来,北大就没有了自由,有时还沦为专制政府的打手。胡耀邦执政时期是北大自由思想最活跃的时期,也是北大自由精神的复兴时期。我只是这种自由精神鼓舞下的一名自由的学者。()
 
二、逃出中国(
 
多维:有媒体说你这次是带领一个法学代表团访问澳大利亚的,你到底是什么名义去澳大利亚的?(
)

袁:我们的团不是法学访问团,而是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组织的一个观光旅游团。()
 
多维:你是法学院长,是吗?()
 
袁:是的。()
 
多维:你还担当什么别的职务和拥有别的头衔吗?()
 
袁:我是法学教授,研究生导师,我还是贵州省诉讼法研究会的会长。()
 
多维:这样说来,是你组织的这次旅游团?()
 
袁:可以这样说。实际上,我只有用这种组团的方式来避开共产党对我的监控和减少对我出逃的怀疑。(
)

多维:你在出逃之前有许多头衔,还担当了一些要职,人们似乎不大理解你为什么要出逃。()
 
袁:就是为了带出被共产党称之为反动小说的四部手稿。()
 
多维:有媒体报道,你携带了一些有关国家机密的资料,是怎么回事?()
 
袁:也许指的是我的<<自由在落日中>>,它揭露了鲜为人知的共产党在文革中对内蒙古人民所犯下的种族灭绝罪的事实吧。()
 
多维:你这次出逃行动,计划了多久?()
 
袁:策划了两年。当我用8年的时间完成了这四部小说后,我就开始计划了,我一直在等候时机。(
)

三、现代的流放生活(
 
多维:世界主要媒体在1994年和1995年报导过你被逮捕过一次,能否谈谈那次被逮捕的情况?()
 
中国国家安全部门与1994年三月二日在北京对我进行秘密逮捕,在逮捕的当天就将我押往贵州。(
)

多维:当时当局对你有什么指控?(
 
袁:当局指控我的罪名有18项:1、以竞选人身份参加八零年北京大学人民代表的竞选活动;2、八九.事件中,发起组建全国高等院校唯一一个教师的非法组织北京大学教师后援团,以及非法发起召开全校教工大会、全校党员大会,并撰写《致中国共产党所有基层支部的公开信》,为动乱推波助澜;3、九零年出版的《荒原风》,系统否定官方哲学辩证唯物主义,并以该书中的余韵一篇,为.暴乱唱挽歌;4、九零年和九三年两次煽动北京大学学生推举自己作人民代表候选人;5、九一年煽动北京大学学生抗议日本天皇访华,干扰国家的外交政策;6、九二年非法主编、出版《历史的潮流》,企图以此书分裂共产党中央;7、九二年向北京市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和国家新闻出版署查禁《历史的潮流》为非法;8、九二年六月十四日发起召开,并主持有百名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参加的奥林匹克饭店会议,使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再度泛滥;9、九二年十一月发起召开由国家官员和自由知识分子参加的大钟寺饭店聚餐会,企图为.事件翻案;10、九三年秋,为抗议北京大学校长吴树青以政治压抑学术自由,进行个人静坐示威;11、九四年初就警察对自由画家严正学施暴事件,发起三百人签名抗议活动,企图造成社会动乱;12、发起组建涉及十余个省区的自由工会性组织《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13、试图组建包括魏京生、闵奇等人在内的民运领袖集团;14、九四年二月,参予煽动山东某县农民基督徒进北京抗议当地警察迫害宗教自由的活动,并同意作农民基督徒抗议活动的律师;15、与柴治国等持不同政见共产党员一起,组建反党集团性质的秘密组织;16、长期以来,通过组建公司、举办和参予各种讨论会等方式,向党政军各要害部门渗透,为邓小平之后,发起民主运动与专制政治的决战,进行政治、经济、社会力量等方面的全面准备;17、撰写了作为民主运动理论纲领的着作《民主与共和》;18、为发起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撰写了揭露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中对内蒙古人民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的反动小说《自由在落日中》和哲学着作《刻在落日上的箴言》。(
 
当局对我的所有指控都属于现代人类良知所不能容忍的范畴,都属于政治和思想迫害的范畴。()
 
多维:你在北京犯事,为何押到贵州审讯?()
 
袁:因为凭着我在北京的影响力和我的罪名的敏感,当局怕节外生枝又闹出事来。另外在北京,公检法系统有很多人都是北大毕业的同学、学生,在北京审讯,也许会走漏很多消息。贵州省位于中国偏远的西南山区,无论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很落后。那里终年阴云不散,是中国自古以来对政治犯的流放地。()
 
多维:你被关押多长时间,案子公开审判了吗?
 
袁:他们没有公开审判我。半年后放了我。我想放我的原因之一是他们担心<<自由在落日中>>的手稿会通过审判程序曝光。()
 
多维:你感到那次关押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袁:当局非法的从我亲戚和朋友家里收缴了我的<<自由在落日中>>的手稿。()
 
多维:释放你时有什么条件吗?()
 
袁:当局以我不得回北京、终身留在贵州,并不再索要被搜走的<<自由在落日中>>的手稿和全部复印件以及不得再写这类反动小说为前提条件释放了我。()
 
多维:你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释放条件?()
 
袁:<<自由在落日中>>是我从少年起直至1994年,20年心血劳动的结晶,它毁于一旦使我痛不欲生,我为了可以有条件重新完成它,才接受了这些条件。()
 
多维:你为何称在贵州为流放(
 
袁:在中国古代,流放是仅次于死刑的酷刑。当时,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北京,而当局不允许我和妻子和孩子生活在一起,这本身就是违反基本人性的终身迫害。尽管在现代中国公开公布的法律中并没有流放这一刑罚,但是,共产党统治的虚伪性决定了,实际执行的法律与公开公布的法律不一致。()
 
多维:在贵州师大期间,他们是怎样监视和控制你的?()
 
袁:我的电话都被窃听;如果去别的县城,我会被跟踪;每隔三个月,便衣就要将我的情况报告给国安部。
()
多维:你没有了一切自由,区别只是墙内墙外,依你敢做敢为的性格,我难以想象你怎么可以做到10年的忍耐、10年的沉默?是什么支撑着你?()
 
袁:我从出狱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了<<自由在落日中>>的再创作,一年之后我完成了再创作的过程,并将这本小说称为<<自由在落日中>>B稿。之后的七年,我还创作了另外三部小说。也许是它们支撑着我。()
 
多维:在贵州师大,他们一边监视、控制你,一边提拔你当法学院院长,你认为这是矛盾吗?()
 
袁:他们监视控制我,是为了逼我就犯;他们给我一些头衔,是为了让为背叛自由的理念,作专制政治的奴隶。(
)

多维:你为什么要接受这些头衔?
 
袁:我接受这些头衔是为了减弱秘密警察对我的监视,以便我能顺利地完成上述四部小说的创作。事实上,这些头衔掩护我秘密进行小说创作以及此次成功组织前往澳大利亚旅游,从而将载有四部小说的U盘带出中国国境,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四、悲愤的四部作品(
 
多维:在贵州师大期间,你用8年时间写了四部小说,能否介绍一下。()
 
袁:我的四部小说为<<自由在落日中>>,它揭露了共产党暴政对蒙古人民的种族灭绝式的摧残。<<文殇>>是我的小说体自传。<<金色的圣山>>揭露了共产党暴政在西藏地区所犯下的残酷摧残宗教信仰的反人类罪行。<<回归荒凉>>描绘了在共产党腐政的专制权力的统治下,知识分子的普遍堕落及高贵生命的绝望。()
 
多维:所有的文艺作品都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你的作品也不应是纯虚构的吧?()
 
袁:我的少年时代生活在内蒙古,文革期间,我亲眼目睹了共产党对蒙古人民的种族灭绝式的摧残,许多蒙古人在那个过程中死去,他们的死深深震撼了我的良知。我从那时起,就立誓要把内蒙古人民所经历的悲惨命运,通过小说的方式记载下来,这就有了<<自由在落日中>>()
 
<<
文殇>>则分十部:第一部少年悲愁;第二部青春苦难;第三部初涉政治;第四部清醒中的困惑;第五部燕园风流;第六部.惊电;第七部锋刃上的舞姿;第八部败于人性的普遍堕落;第九部高于生命的抉择;第十部余韵。这部小说通过我的亲身体验,揭露了共产党官僚机构和司法系统的伪善、凶残。()
 
<<
金色的圣山>>来自于我1996年去西藏的一次经历,这次经历使我有机会接触到一些真实的宗教迫害的实例,我为此也研究了大量的藏经佛教,从而通过一批藏族青年男女苦难命运的描述,揭露共产党对宗教信仰的摧残。(
)

<<
回归荒原>>描述的是高级知识分子是如何腐败的。所谓学术腐败,指这些人忠诚的不是学术、知识,他们追求的只是私利,这说明为什么国家权力扮演着两个角色,当国家权力是文明、高尚的时候,国家权力是伟大的导师,引导整个社会走一条向上的路;当国家权力是腐败、堕落的时候,国家权力就是教唆犯,而那些心灵高贵的知识分子就只有回到荒原去,和大漠、岩石对话。()
 
多维:除了这四部小说以外,你还写了些什么?()
 
袁:我还有其他三部作品,他们是<<英雄人格哲学>><<民主与共和>>,和<<法的精神漫谈>>(
)

多维:你今后有何打算?()
 
袁:在共产党暴政下人民所经历浸透血泪的苦难只有转化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诗,才能成为精神的价值,而且这种精神价值是属于全人类的。否则,那些苦难会消失在时间中,而中国人民的血和泪也就白流了。因此,我把创作以上四部小说作为我对历史和未来必须承担的天职。具体的说,我要使这四部小说公开出版,并翻译成英文、法文、蒙古文、藏文,从而向人类揭露中共暴政所犯下的罪行,并告慰那些在共产党暴者下死去的自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