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在纽约法拉盛遭遇李鬼们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召集人 

徐文立

前几日到美国华盛顿DC公干。8月12日晚经过纽约法拉盛,为了给老友一个惊喜,就突然造访了。没想到这位老友却让我更为吃惊,他问我,你们中国民主党是要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吧?你是来开会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发现原来是李逵碰上了李鬼。

13日深夜回到家中,一查电子邮件,居然看到某位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效法中共中央文件,发了一个中发(组)字016号并吞中国民主党的文件。事后知道,其实是他一个人于8月5日召开了他一个人主持的、一个人参加的本党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的紧急会议,并煞有介事地研究了美东地区民主党组织面临的组织混乱,队伍涣散,党心动摇的严重局面,于是由他和一个非法移民,在开会的数小时前,挟持一位方先生,在几十位不明就里的寻求移民客户的钱拥下,骗来两位老外和一两位刚刚出道的记者,就堂而皇之地召开了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8月20日他又花了几千美元在《世界日报》的广告页,登了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整版的公告,又那么轻易地被民主选举为中国民主党主席了,就这样精彩地自编自导了一出中国民运第一搞笑的政治闹剧,成了第一李鬼。难怪他的暴力革命在他的家里就可以完成。

可能这位主席迷先生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要追随他并吞中国民主党的所谓的筹委会成员把他现在想抵赖的、他亲笔签字的信,用电子扫描到了我这里。信笺的下方还赫然标明:纽约曼哈顿五大道350号帝国大厦51215124室,就是楼上某位先生曾为你、也准备为他自己开的那个房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去年这位主席迷不是早已被帝国大厦扫地出门了吗!未成想,这位政治破落户前几日又被他自己任命的执行主席扫地出了门。既然他自己的党后院起了火,怎么会拉拢几位谢氏民主党人,去救谢氏后院的火呢?说来也不怪,他任命的执行主席断了他的生路,他又有短,掐在人家手中,他不铤而走险,又怎么办?他不做出这等疯狂的举动,又怎么办?何况,未必不能够把他所负的那个刑事嫌疑案政治化,何乐而不为,何乐而不铤而走险呢!否则,也难以摆脱一屁股的烂债,也难以摆脱办不成移民的客户们的追诉。

这种人总以为他的敌人是批评他的人,岂不知,他的敌人正是那些被他们的欺骗逼急了的人,正是号称世界同盟的那些政治庇护生意中的竞争对手们,正是那可能要追诉、惩治他们的那个美国法律。然而,更是他们自己。

说起美国法律和美国政府,我们的一些朋友总是很失望,抱怨它们不识好赖人。在美国几年下来,我更了解了美国人、美国法律和美国政府的无为闲定,自有他们的道理。他们长期以来就是在这种善恶相斗、恶恶相克的自然发展中成长起来的。发展到不可收拾的时候,自然由法律去仲裁它,法律的仲裁只重事实而不重什么理念。他们认为什么道德、信仰、理念,那是你私人的事情。行政干预越少越好,特别不允许去干预有关道德、信仰和观念的问题。有了事实犯罪,终有一天法律会找到你的门上。前些日子,美国那闹了十年的幼女被杀案,凶手不终落法网了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知道,这次在法拉盛遇到的民主党李鬼,并不是全部,他们至少有四五家,洛杉矶也开始有了分店,打着中国民主党旗号的组织在美国、特别是在纽约地区活动,他们经常组织以照相为目的的游行示威和公开集会,为该组织成员办理政治难民身份。有的还阔气得很,嚣张得很。可是那阔气的已经阔到拆东墙补西墙、电话不敢接应的地步,嚣张的也嚣张到在法拉盛街头大打出手了,几近达到了在美国搞臭中国民主党的目的。那么,离美国法律找到他们头上的日子,还会远吗?

说到那些人是民主党的李鬼们,仿佛我们是李逵不成?常识告诉我们,是不是李逵不是自封的,至少现在还远没有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可是看到这么多李鬼纷纷跑来冒充李逵,看到当年那些明里暗里不准李逵出世的人们也开始对中国民主党趋之若骛,倒也让那些既无钱又无权,痴心不改,仍然坐在监牢中的李逵们聊以自慰:清贫并非罪过,奉献只是本分。

2006年8月21日于美国罗德岛家中

      徐文立
    
  Xu Wenli
 
(H)401-274-5120
(O)401-863-9768
 
ccc3@hotmail.com
 
Wenli_Xu@brown.edu
 
 
CDP中文网站:
 
www.cdp1998.org
 
CDP英文网站:
 
www.chinesedem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