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纪念六四18周年
张安娜
200764

十八年前的这一天,我才15岁,现在我己经33岁了。在六四大屠杀的那一天出生的孩子,现在已经18岁了。但是,在那场大屠杀中被中共军队开枪射杀的无辜孩子和公民,至今仍然得不到昭雪。而现在的中国,那些贪官污吏整天花天酒地,贪污腐败的现状已经远远超过18年前的今天。

18年前,学生们为了反腐败反官倒,要求民主,最后喊出打倒独裁打倒共产党的口号,而中共对学生运动的定性,从学潮到动乱再到反革命暴乱,逐步升级,故意挑起对抗,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手无寸铁的数千条生命被无情的坦克和子弹毁灭。

中共说,当年的大屠杀换来了现今中国的稳定和繁荣,但是看看那些贪官污吏,我们就知道当年的大屠杀给他们带来了18年花天酒地的腐败生活。而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维权访民却走投无路,以死抗争。现实已经清楚的表明,学生没有,罪在一党独裁的残酷统治。


在六四屠杀18周年之际,有一位亲历六四大屠杀,在追捕中游水逃亡海外的年青教师,在六四十八年到来之际,写出了一本书1989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这位勇敢的作者胡仁华在书的序言中写道:本人作为一个六四血腥镇压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尤其是作为一名在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接受过七年专业训练的历史文献学者,有义务和责任为该事件留下一份可靠的历史记录。为此,在一九九零年三月初一个寒冷的深夜,我冒死游过海湾,穿过密布中共军警的小岛,爬过齐腰深的漫长海涂,遍体鳞伤地来到自由的彼岸。尽管 自由是血淋淋的,但我依然由衷地感到庆幸,因为我终于获得了自由发言的权力和机会,以履行自己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历史文献学者的神圣职责。长期以来,本人念兹在兹,始终没有放弃努力。直至今日,本人终于完成了本书的定稿工作,了却了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此书以详实的资料性,阐明了天安门广场杀人,坦克碾人,毁尸灭迹的罪行,以及交待了开枪镇压的军队番号和屠城指挥人员的姓名。他的书拨开了那段历史中的一些迷雾,从史学的角度奠定了中共动用国防野战军,在六四中所犯下的屠杀民众罪。追究这样的罪责,中国民众一定会像欧洲民众追究纳粹罪犯一样,紧追不舍,一个也不放过,那怕到了天荒地老那一天,罪犯死了,也要把这屠杀之罪押上审判台。中共想依靠封杀沉默偷渡历史的罪责,实是痴心梦想。


六四已过去了十八年,六四之际出生的娃娃已到了成人之年,新的一代人开始了他们的生活。但是他们对于他们所出生的那个年代,曾经震惊世界的那场民主运动却是陌生的。在英国,我遇到一些学生,他们甚至不知道,不清楚18年前我们民族的这场屠杀和伤痛。因为在这十八年的时间里,中共封杀了任何有关这场运动的史实,力图通过沉默来掩盖六四血案,既不对六四伤害者家属有一个交待,也对民间要求平反六四声音视而不见。一切与六四相关的事皆淡化处置。


在纪念六四血案十八周年之际,香港的亲共党主席马力,上演了一出最为卑鄙无耻的丑剧。而六四亲历者,民运人士胡仁华,却以自己的生命以十八年的时间,呕心沥血写了六四中共屠杀学生和市民的历史。今年,我们纪念六四可以比往年任何一年,都更理直气壮地,直追那段血腥的历史,要求中共当局交出六四屠城的责任人,追抚所有六四受难者家属。并向中国民众下跪谢罪。当今中共领导人,如不想沾染六四血迹,于六四撇清关系,必须勇敢站出来为六四平反。否则六四的罪责也同样是他们的罪责。

结束一党专制,实行多党政治。这才是最终杜绝这种使用自己国家军队屠杀自己人民的残酷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