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徐水良
          2004-4-12日

一个政府,如果允许,并且愿意利用国家力量去渗透控制反对派组
织,尤其在没有强有力的力量监督并反对这种渗透时,一般说来,经
过一段时间,总是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

即使象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有种种法律限制,但控制共产党仍然卓
有成效,共产党低潮时5千党员,有3千是FBI渗透的。美共完全小
丑化,几乎完全被FBI控制。专制政权,当然就更不用说了。东欧共
产党政权,也是以近60%的渗透人数卓有成效地控制反对派。即使
象萨达姆这样在全世界非常孤立的政权,也同样是卓有成效地控制反
对派组织。及到萨达姆倒台,美国等地的伊拉克移民才敢出来欢呼。

中共的渗透能力特别强。早在国民党时期,就利用国民党允许的言论,
集会,结社,新闻等基本自由,控制了国民党地区的绝大多数媒体。
国民党的党政军也遭到共产党全面渗透。就象我们过去曾经说的,国
民党军队的作战计划,蒋介石还没有看到,毛泽东已经看到了。一家
子都是共产党的卫立煌,拱手让几十万军队被中共歼灭。国民党哪有
不败的道理。现在中共用这些经验来对付西方,向美国和西方渗透,
控制了侨界和中文媒体的绝大多数,并且向西方社会各方面渗透。用
来对付没有任何专业知识和经验的民运和反对派,当然更是小菜一
碟。中国的民运反对派早已落入中共掌控之中,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之
上,狭义民运完全被小丑化。

我们有没有可能找出一种办法,破解中共对狭义民运圈的控制呢?这
些年来,我和有的朋友化了很大的力气,来破解中共的这种控制,但
是,迄今为止,仍然没有找到有效的破解办法。事实上,全世界也没
有找到有效的破解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将有关真实情况尽
可能告诉朋友和国人,使大家有所了解,以避免损失,同时愿大家都
来设想和创造破解办法。

不过有一点,我们破解中共对思想和理论的控制,还是很有成效的。
从文革后期新时期民主运动重新起步开始,不是民运跟着中共的思想
走,而是中共跟着民运的思想走。中共从当时批判一切自由、民主、
人权的全面专政开始,到现在不得不接受自由、民主、人权,以人为
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和社会全面协调平衡发展等思想,经
历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六四以後,我们也有效破解了中共的各种
理论和策略,例如破解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马列谬论,经济及实践决
定论,以经济为中心及四个坚持的基本路线,告别革命的理论和策略,
及全盘私有化掠夺国家和人民财产的伪改良主义理论,把反对派打成
卖国贼的阴谋,宣传人本主义理论和理性激进主义策略等等。都取得
了相当成功。

当反对派在组织及其他方面没有找到破解中共对反对派的控制以前,
反对派对全国的作用,工作重点和精力,应该集中在思想指导上,集
中在宣传先进理论和策略上,而不是把重点放在组织上。那样很容易
落入中共圈套,因为中共很容易在组织上加以控制。反对派朋友尤其
不要一味追求人多势众、影响大、金钱多,在这一点上,你无论如何
比不上中共地下势力,他们有国家力量支持,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他们有地下的统一指挥,他们可以调集大量力量,去支持、扶植、哄
抬他们喜欢的人,打压他们不喜欢的人。而且他们有海内外各方面配
合,几乎做得天衣无缝,让缺少经验的中国人、外国人和反对派跟着
他们的目标走,把这些缺乏经验的人几乎玩弄于股掌之上,在中共的
圈套中为中共的意图奔忙而不自知。所以真正的反对派要耐得住寂
寞,敢于当少数,敢于默默无闻,不要追时髦追人多势众。

政治上与军事上一样,有一个战术要点,就是占领制高点。这个问题
我过去一直没有讲过,因为一般人也很难接受。前一段时间因为想帮
助一个朋友,我才对这个朋友介绍这个要点。举例说吧,敌我之间,
有一个城市,有一座高山一个关隘,如果你追求人多势众生活好,追
求人脉关系等等,你首先就去占城市,着重眼前,你就去媚俗,去讨
好所有人,以得到各方面好感为目标;但如果你懂得首先占领制高点,
你就不管人少势单生活差,就去占制高点占关隘,你就着眼长远,去
占理论,目标,路线,策略,政治观点,道德形象的制高点,决不媚
俗,决不八面玲珑去讨好所有人。大城市当然要占,人多势众当然需
要,但这是第二位的。有的势力看来人多势众,气势浩大,但因为他
们本质低俗,占位低下,往往不堪一击。你采取前一种策略,就容易
受制于人,受制于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你采取後一种策略,占制高点,
你虽然暂时困难,但主动,不易受制于人,就有长远未来,这是摆脱
中共控制的要点之一。

此外,国内朋友不要盲目迷信海外,海外朋友也不要盲目迷信国内。
而是要冷静分析。过去有的朋友迷信海外挖祖坟,炸桥梁之类的东西,
结果几乎悉数进入监狱,进了监狱还不知怎么会事。海外也不要盲目
推崇没有多少实质效果,却又化金钱化时间的闯关,使自己的行
动主要陷于作秀。我过去在国内时,很不理解海外为什么要闯关。现
在国内一些朋友也很不理解,北京等一些省市朋友写信来说:你们为
什么要闯关浪费金钱呀?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海外不是一样做国内工
作吗?很多国内工作国内不能做,只能海外做,你们的钱送给国内不
是更好吗?

我们当然也要作组织准备,除了继续冲击党禁,争取结社自由以外,
我们也要大力宣传,促使全国老百姓大力发展三五个人,六七个人的
各种小组,如读书组,研究组,沙龙,聊天室,诗社等等中共难以防
止,反对和渗透的东西,促进公民社会形成并提高其组织性,并以此
努力迫使中共实行结社自由。前几年农村和城市公民维权等有效方
式,更应该大力提倡和推广。

对于真正的反对派,民主派异议人士说来,摆脱中共的合理方法,也
许是努力离开已经成为沦陷区的民运圈小圈子,另行组建有自我防护
能力的根据地。然后向国内发展。由海外指导国内。过去我在国内时,
有海外朋友说民运组织应该由国内领导海外,我反驳说:国内怎么领
导海外?资讯环境限制不用说,即使你今天领导了,明天当局把你抓
起来,你换人,再抓,三下两下,领导权就到他们的人手里去了。因
此主张国内领导,就是主张中共及其地下势力领导。他们听了,就把
总部设到海外,但可惜,领导权还是别人的。

根据过去经验,一般中共经过两次镇压,就基本上可以把反对派组织
领导权抓到他们手中。第一次把民运领导人抓进去,第二次,把妨碍
他们控制领导权的人再抓进去,问题就解决了。当然,有时也偶尔需
要第三次镇压。有时还会把已经接近暴露的地下势力抓起来,帮这些
人掩盖造势。据情报,象中发联那样的牛皮大话肥皂泡组织,中共只
抓了一次一个彭明,就控制了,领导权落到彭明非常信任的人手中,
结果,他们连一个抗议中共抓捕彭明的声明也懒得发,还是民运的人,
发了声明。

我们也希望中共能够认识到,他们过去那种完全控制民运,把民运搞
成小丑,把反对派斩尽杀绝,至多扶植几个亲共人士的做法,其实也
是非常不明智的,没有压力促进,非常不利于中共自己的改革、进步
及和平转轨。而且,没有真正的反对力量的配合,没有一个强有力的、
理性的、有远见能力的力量来领导和控制民间反对力量,保证秩序,
有序的和平转轨就是不可能的。到最后,只能是老百姓不满情绪的积
累,及至突然爆发,变成无序突变,甚至无序暴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