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网路文摘 
 
      为"线人""走狗""帮凶"正名
        --通报贵州民运状况
          李任科

[按]本文总的意思很不错。不过,正名说法,值得商榷。

线人,特务,特情等称呼,是情报机构自己用语,现在全世界都还在用。大陆一般用一三两个,即特情,线人。并无贬意。使用这些词既正常又确切,含义清楚,并无不妥。走狗有点骂人性质,一般情况下最好不用。但老百姓要使用,只要不违法,是他们的自由,你无法剥夺他们的自由,加以禁止。当然使用时如果违背道德和文明,也不好。还是提倡文明用语。但如果使用时不违背道德和文明,当然就不应该去反对。帮凶则是对帮助做坏事的坏人称呼,如果这个人确实做了帮凶,那么,这样称呼就是正确的。关键在于这个人有没有做帮凶。对这些用词,均无正名问题。我们当然应该走向文明,但中国的异议朋友如果受伪改良主义影响,为了做出文明样子,尽量把自己的棱角磨去,连一般中国人,一般汉语中的的日常用词都要去掉,把自己变成没有血性的文绉绉的太监,恐怕不大好,完全违背了走向文明的本意。

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处境艰难,我们非常清楚。我自己走过的艰难历程,就是一般人,包括一般异议人士很少经历的,现在连回想起来都感到后怕,挺过来确实不易。但艰难不是当特务线人做坏事的正当理由。我们应该告诉每一个想作异议人士的人,作异议人士异常艰难!但是如果你选择了做异议人士,那么你就不能当出卖异议人士,破坏民主事业的特务线人。你可以淡出,但你不可以当特务。对民主事业和未来的民主中国说来,你现在当特务破坏民主事业,就是犯罪,就应该受惩罚。

     徐水良2004-8-7日


很长一段时期,中国人都把潜入政治异议人士群体内的中共或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把忠实专制独裁统治而为其卖命的行为人;把原政治异议人士中,迫于各种原因和压力出卖自己人格的"朋友"等等,通称为"线人"、"走狗"、"帮凶"。
 
目前,我们的生活质量极其低劣,社会政治环境十分险恶,"线人"、"走狗"、"帮凶"等等,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现实中的实用主义者。一个人的生命,就只有几十年而已,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现实生活中的现实,又何尝不可?"线人"、"走狗"、"帮凶"的形成,可以视为必然。再者,不管其崇尚和信仰什么,人是其基本属性。"线人"、"走狗"、"帮凶"等称呼,在基本人权的规范上,是明显带有贬损的含义,因此应该为其正名。否则,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我就是人民的'线人'、'走狗'、'帮凶'"等含混不清的称谓。因在这个称谓前冠以"人民"二字,就有很大的隐蔽性和欺骗性。
 
这些人领取的是现政府某部门的工资、津贴、经费他们在政治异议人士之间的活动,是为了专制独裁者的利益。对这些人的定位,严格地讲,就是混入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的独裁者及政府代表或代言人。
 
中国现社会存在的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不是什么政治组织和政治团体,她是一个松散而广泛的自由结合体,人员构成包括各党派、各个社团、人权组织、天安门母亲、自由作家、自由撰稿人、自由诗人、自由思想者、甚至发牢骚者等等,同时也不排斥中国共产党。这个群体没有总纲、没有宗旨,更没有组织纪律,他们只是一些向往、追求、推进中国社会自由,民主宪政化的有识之士。这个群体有时会在交流中出现分歧,出现纷争,甚至会出现一些不礼貌的言论。但根本的一点,这些人士不崇尚暴力,他们反对压制,要摈弃强权,他们对现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有着强烈的对话与交流诉求,虽然他们所有的共识还没有找到可以协调的途径,但他的意识形态,早已在各种言论中表露无遗,那就是和平、公正、平等、公开、理性追求。因为政治异议群体的行为,首先是合法,符合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宪法。不管中国共产党本意在主观上圈定哪些条文可行,哪些条文无效,而所有政治异议人士遵照的无疑是全本完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一点,专制独裁者的代言人也不会愚蠢到公然反对。
 
人类社会的存在,必须符合多元构成的基础,社会制度存在也同样,反之,则沦落为动物本性的弱肉强食!根本上否决了人类的进步!而人类运动的轨迹,又不会因时代的某人或某个政党所能修正和阻拦的。要人民共同幸福,目前最好的形式和途径就是民主对话,民主交流,民主协商,任何极端的方式都是不可取的。就中国社会的现实,能够采取极端行为的只有中国共产党,不仅因为其现执政的权力,还有其深厚的财力、物力。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社会政治团体的内部,同样不乏有视权、财、物为粪土的精英,他们有很多合法的政治行为,比一些政治异议人士的理念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同样反对独裁制度,追求社会进步,同情广大民众,这使我们看到了社会历史进步的希望。因此,我们决不可一概而论。
 
同样的道理,在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也有人放弃并反对自己坚持了多年的自由,民主政治信念,投身到了专制独裁的怀抱,他们也有自己客观上的无可奈何,1、长期生活在恶劣的贫困中;2、无力支付子女的高昂学费;3、在受到打击或威胁时,救助无门;4、不能享受社会的公正待遇等等。人生的价值没有归宿感,在现实生活中,总存在一种尴尬的内疚,以其麻木,实用为妙。原有彭光忠等作为先例,如今其政治待遇及经济收入丰厚,那样的高官厚禄不一定是奢望。人生价值的取舍,也有多样性,谁能强迫谁呢?(作者注:彭光忠原是贵州"启蒙社"的成员,曾参预创建过"柴草"、"百花学会"等民社,并独立出刊"双周评论"三期,后被独裁集团秘密收买,向独裁政府汇报过大量各民社团体的内部信息,在80年后,独裁统治者对民主运动镇压的各个时期,出卖过多名民主运动的中坚人物。后被中共党吸纳安插到警察部门。现任贵阳市公安局某地区的副局长,与本文作者有非血缘的错节亲戚关系)。
 
正因为有了彭光忠之流的前车之鉴,贵州的政治异议群体逐步地成熟起来,他们敏锐的洞查力,和极严肃冷静的分析,对有些不正常的现象早有察觉,导致其在国内外统一行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的关键时刻,作出了充分的暴露表演。普遍认为,在世界潮流大势所趋的当前,背叛自己多年的信念,实在有些可惜。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在目前形势下,光有背叛是远远不能填满专制独裁者胃口的,必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出卖行为。我们必须制止这种深层次出卖行为的发生!这已经不是用简单"内斗"二字就能搪塞和掩盖的矛盾。
 
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一再要求别人公开政治身份的人,却否决了自己过去曾是政治异议人士,巧妙地使用"自由"一笔带过;而又不敢公开自己专制独裁代表或代言人的身份,这说明其在政治异议人士中间的活动离领导或上级的要求还有差距。挑拨、捣乱、破坏,虽有一些成绩,要想深入出卖,已经失去了机会。中国十三亿人,并非全都是猪!
 
谁都知道,中国的政治异议人士共同采取的是"公开、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无畏精神来推动中国政治社会民主,宪政化,他们没有除奸队,更没有暗杀团,只是在共同推进民主、宪政化的这一基点上,谋求多方的合作,同样也欢迎中共代表的参与。民主、宪政化在中国的确立,是史无前例的宏大社会工程,不是那一家那一党就能轻易完成的,这有待于全民民主意识的提升和释放,目前虽然困难重重,但,已经看到了曙光,在这样的时候,把一百美元看得比人格还重要,这叫作贱自己!
 
的确,贵州是片穷乡僻壤,大部份人辛勤劳苦一辈子,竟然构筑不起一套属于自己的小窝,那怕他们将一文钱分成两半来花,也难以改变这严酷的生活现状。所以在专制独裁者的眼里,贫脊的土地上尽出刁民,而这些"刁民",多数人为了能填饱肚子,长年累月地起早贪黑风来雨往,哪来精力"内斗"?"家贫出孝子"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还狂称饱学!
 
如果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中间游弋的中共或政府代言人,还对"线人"、"走狗"、"帮凶"等称呼耿耿于怀,在此我们公开地赔礼道歉,但他必须收敛其龌龊的行径,干干净净地做人。我们非常愿意与中国共产党内的精英坦诚交流,在政治平等、人格平等、权利平等的基点上,同时也不反对和专制独裁者的代言人沟通。这个基点,也是再做朋友的基点。
 
我们现在对仍在维护专制独裁者代言人的既得利益,是在道义上期望他们的人格再度提升,或者,你行你的船,我走我的路。
 
题外话:
 
要发现专制独裁者代言人并不难。杨天水先生的分析就十种以上,关键是要冷静,客观地详细核实,把败类们挑拨、捣乱、破坏的程度降到最低点,坚决杜绝其出卖行为的发生。
 
回想起今年3月11日,车宏年先生在贵州问及民运队伍中出现败类怎么办?这就是办法,先通报情况,让其检点行为,如其人格再度提升,还有做朋友的可能,若仍一意孤行,将写出详细的调查报告通电全国,打破其作奸当"公务员"的美梦,再不给他机会,只看"国安"那里是否有空缺专职收发的看门人位置!
 
贵州:李任科
2004年7月21日
 
本文完成后,采用征求修改意见的形式,在群体内传阅较长时间,先后收到意见若干,并一字不改地附于文后,同时应说明的是有的朋友经多次联系无果,有的朋友阅后未表示任何意见,有的表示有意见,而至今未见反馈,这些朋友是:

(所附意见是按收到顺序排列)
 
方家华:
文章过于宽泛,缺少具体事例,不能光为正名而正名,可不写出具体的人名,但应该从事例中指出,国内民运和政治异议人士目前的处境,有的人已经到了支撑不起的严重地步,才造成了被收买和倒弋的情况,反过来,更多的人是同时处于内外被钳制的境地。对于刚认识接触自由、民主理念的人,背叛尚可理解,但对于过去就曾经是老民运的人,不管他老至"89"、"78"危害性就更大, 是不可原谅的,应该用充分的事实加以揭露,用条理清楚的事例,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
7月26日
 
吴  郁:
像这样先让人看了文章,听取意见,再征求签名的事,是我见到的第一次。
7月27日
 
曾  宁:
任科兄:
建议是否把文章正标题《为"线人"、"走狗"正名》改为"线人、走狗、帮凶辨析"?,"正名"应是指把歪曲扭曲的事物纠正恢复其本来面目。如为"六四"正名。从文章内容看,似乎不存在为线人、走狗、帮凶"正名"之意。
 
辨析者,辨识分析也。这个题目似乎与文章内容更加名实相符。
 
文章写得客观,反映了作者的冷静。这是文章具有说服力的前提。
 
文中涉及的人和事是否能更详实具体一些,这样便局外人和读者能够读得更加清楚明白。这样可能避免胡乱猜测,更可节约读者用在猜测上的时间。 
7月27日
 
康  成:
邪相三解
一、线人:所谓"线人"应该是指"上线的人"或"线上的人",其人以听候主子差遣之令是从,为利禄所驱而恪尽于无耻。如果这做线人的老是掉线、串线、呼之不出,遣之不动,总是处在"漫游"的状态,价值又何在?谁个老板雇用到这样的"下线"肯定是花了票子又添堵。

二、走狗:指四只爪子触地,能跑、能跳,还能左冲右突的活狗,若是一条连路都走不动的病狗、死狗,还犯得着养吗?

三、帮凶:刑法学定义上的"协从犯",处于帮他人实施犯罪的次要位置,不具有按自己意识行为的功能。
7月28日

女士:  
对文中某细节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笔者视为十分珍贵的意见,对其鞠躬、认错、道歉,并已修改,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
李任科
2004年7月29日
 
陈德富:
文章阅后,坚持支持。对贵州这种情况,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了!团结固然重要,但不是无原则地讲团结。
2004年7月30日
 
全林志:
 
读李任科先生"贵州民运状况通报"有感
 
做政治异议人士难,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现存严酷政治环境中,做被官方视为敌对分子的政治异议人士更难,如果你扛不住国安弟兄们明里暗地的特别关照。守不住源于政治注定一辈子成穷鬼的清贫;经济拮据,怎么办都难以如愿履行养育儿女的责任,如果你承受不了作为父辈应有的歉疚的煎熬;那么,离开这个圈子,换另一种活法。或设摊叫卖,四处打工,靠辛勤劳作一分一厘挣点小钱;或抓住机会,凭聪明才智赚得满缸满钵;你仍然不失为一条汉子。但是,如果你既要放弃信仰,又要出卖灵魂,那就走得太远,干得太离谱了。
 
任科先生说得好:中国政治制度的民主宪政化是一项史无前例的宏大工程;虽然困难重重,但东方已经微见曙光。我们正在经历着一个生机萌动的五更寒。中国共产党中新一代精英人物开明的行政风范让我们耳目一新,肃然起敬,一个执政党,一个政府,一个领导,他因为能力有限,而暂时无法让人们事事如意,但只要他们有一份永远剪不断的草民情结和永远追求社会进步的雄心,国家就有希望。当然,中国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必须首先有待于人民群众的觉醒,政治异议人士要做的就是走在运动的前列。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我们前行的步伐,没有任何力量能压垮我们创造一个新时代的决心。
2004年7月27日
 
联盟号:
 
该文两个题目:1、正名;2状况。
对第一个题目中"代言人"的定位,较为准确实际,过去常常提的是"圈内",现概括为群体。在这个群体中的各行为人,实际代表和忠实地在执行某一政治集团或政治层面的方针、政策、路线,文章严肃地指出,现执政的专制独裁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和重视,制止破坏和被出卖是第一要务。该不该认真对待?文章采用首尾呼应的手法
突出题目:

1。文章用了较多的文字,谈贵州民运状况,政治异议人士群体的人员构成,是各党各派,各团体、各层面,在这个群体中的各行为人,都可能是某一党、派、团、层的代表或代言人,所以特别强调三个平等即:政治平等、人格平等、权利平等,不该有"先后民运"之分,更不应该有"后起之秀"等怪论。谁是儿?谁不该是孙?中国民主宪政化是一项宏大的社会工程,不是哪一党,哪一派能独立完成的,政治异议人士敢于公开地对现执政的专制独裁者说:不!同样要对已经形成和正在形成的在野专治独裁党说:不!贵州政治异议人士群体需要的是交流和沟通,拒绝接受某一政党领袖的指导和训导。如果这有悖该党的宗旨,建议该党通过必要的途径对该"代言人"进行置换、调整。贵州政治异议群体在如何推进中国民主宪政化建设的主流意识未形成之
前,无原则地去维护所谓"整体形象",是置中国的前途而不顾,这是一种典型的"蒙、坑、骗"行为,更有利于现执政的专制独裁者的破坏,我们决不会在努力逃离虎口的同时,眼睁睁地又跳进狼窝。
 
如果该文将两个题目分开来论,更具说服力。
 
2004年7月28日
 
平  民:
 
文章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又紧迫的问题,在推进民主政治的进程中,怎样保持高度清醒的头脑,学会识别各式各样的伪善者,以纯洁事业。
 
面对不断变化的新情况,要适时地调整自己的思维方式,确定更加科学的工作方法和策略,把推进民主,保障人权的崇高事业继续艰难地推向前进!
 
另:文章副标题加上"另类"二字。
 
2004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