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秘密活动不可能的理由
兼谈癌化社会得救的希望


明 远

[对本文的一点评析]这里我讲一点对本文看法,与作者探讨。希望得
到作者谅解。我觉得,作者对公开活动和秘密活动问题的分析,有一
点误解,把事情本身的性质风险问题,与公开秘密的两种策略的选择
问题,两个不同问题混淆起来。但我认为,作者提出的问题,非常值
得大家重视。因为一般人不清楚共产党统治下秘密活动的艰难。由于
共产党眼线遍布,检查一切信件、电子邮件和电话,没有经过训练的
人很难从事秘密活动。普通人组织那些共产党害怕的秘密组织,暴露
危险随人数增加呈几何级数增加,例如一个人平均暴露的可能如果是
20%,三十个人不暴露的可能就是(1-20%)的30次方即千分之一左
右。到二三十人,几乎没有不被共产党破获的。但一般说来,同样性
质的政府不喜欢的活动,公开活动的风险,比秘密活动大得多。例如,
你在家里说共产党是土匪,现在即使当局知道了,也没有多大风险,
但在公开场合讲共产党是土匪,那风险就要大很多很多。作者关于秘
密活动不可能的理由,对公开活动同样适用。除非秘密活动本身也被
定罪,否则,公开活动的风险总比秘密活动大。所以我觉得作者的有
关论述,是一种误解。其实,你适合选择公开活动还是秘密活动,只
是取决于你从事什么样的活动。如果你从事风险不大的事情,一般就
没有必要选择秘密活动。风险大的秘密活动,在共产党统治下很难做
大,你就必须使它保持分散的小规模。如果全国人都来做分散的小规
模的秘密活动,例如在家里和亲友圈子中宣传结束共产党专制,组织
二三个人的读书组,等等,那对共产党的冲击就会非常大。但你要做
大,就必须减低风险,就是选择合法,温和的活动。你要做得很大,
你就要接受党的领导,与共产党保持一致,但这时你对共产党专制的
冲击就会很小。所以,采用什么办法,做到什么程度,完全是一种采
取好的策略和权衡利弊,争取达到最大效果的选择。我们既反对冒
险,把风险很大的秘密活动做大,也反对机会主义,为了做大抛弃原
则。不顾一切提倡合法公开正面,当作原则,本身是片面的。共产党
搞四个坚持,不允许别人反对共产党,如果不讲条件,不管什么地
方,即使在家里及亲友中,或者共产党要完蛋的时候,也要坚持合共
产党的这种法,这合适吗?我想,我们只能坚持一个原则,这就是:
按照客观情况和需要,尽可能减低风险,尽可能增大效果。

徐水良2004-4-9日


推进民主、推进社会合理化的进程,一定要合法、公开,正面的理由
就先不讲了。

从反面来讲,秘密活动不可能的理由有三:
1、专制监控的无所不在和镇压的残酷;
2、在和平中成长起来的人或久在和平中的人,根本无法具备秘密活
动的能力;首先无法对第1点有真正的认识。你明明白白的告诉他都
没有用。
3、即使极个别能通过挫折而获得教训成熟起来的人,也无法把自己
的经验成功复制给哪怕仅仅是任何的第二个人,从而不可能通过秘密
方式形成足以抗衡专制集团的力量。这种经验,非刻骨铭心的亲身经
历,一般无法获得。等到获得的时候,往往已损失很深。

所以,一定不能企图以秘密活动推进中国改革。一定只能是公开的、
合法的。

公开、合法,首先就是要合现行的政策法规。

哪怕它们并不真正合法。它有可能是非法之法,比如它并不
一定是经过正当的程序、得到被治者同意而制定出来的;它更可能同
时是恶法,是明显地违反基本的正义、良知、人性,违背上帝造人的
旨意,仅仅是为维护少数特权垄断集团的利益,只是统治集团单方面
宣布的法。但你已身在其中,你不得不承认,在极权国家,这就
是法,你需要遵守的法。

诚然,改革者应该领先时代,但不能超出太远,不能走得太快。

也即在公民真正的、基本的权利,首先是政治参与的权利获得真正保
证之前,也即在报禁、言禁、党禁解除之前,政治改革的主角,只能
是现政党和政府。社会力量只能合法推动,不能越轨。

即使可能会因为政府的改革跟不上问题和灾难的积累速度这种可
能性是非常之大的,甚至几乎是必然的。因为一种极权主义的、而且
是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理想精神和是非观念的集团,本身已经成为一
个控制整个社会而且不与之同亡不可能罢休的癌。或者说,这就是一
列司机已经癌化而导致整个列车黑社会化,却正在高速行驶,谁也拿
它没办法的列车。既使车上有能够修复和驾驶的人,或者只要大家齐
心合力就能扭转局面,却因黑社会的控制和左右而不可能施展。

这辆车的命运已然注定,这也许是上帝对只知唯物而不顾灵魂,
只知唯权而不知维权的国人的惩罚。

中国人的良知总体上已经死了!中国人的灵魂几乎都已卖给了魔鬼!
(注1)几乎每一个人,至少是大部份人,都认同潜规则和厚黑学,
都正在或者准备用权谋对抗规则。每一个人都成为现行恐怖主义
式的统治的共谋者,强者以自己的嚣张横行,弱者以自己的顺从支持
和配合。衣冠禽兽、行尸走肉,已成为相当一部份人的基本
存在状态。

这个社会已经空有文明的外衣(实际上并不怎么样),而并无文明的
实质,倒是野蛮充盈于其中。

具体的说,文明最核心的三个部门,在我们这里都已深深地变质:学
校或教育部门,本来应是传承文明的,实际上却成了反教育和
阉割真智慧的势力(注2);医院应是救死扶伤的,慈悲为怀的,
实际上却成了收黑心药价并敷衍病人的地方,甚至成了谋财害命
的地方(注3);公检法,应该是维护正义的,实际上往往成为迫害
正义、为恶行保驾护航之力。仅以这三个最核心的领域来看,人
们都已经缺乏基本的良知,也缺乏应有的敬业精神。几乎每一个地
方、每一个领域,人们都只是把工作当成是可以通向钱财和权力一类
利益的工段,并且认为这就是正当的,可以毫不羞愧的甚至可以不择
手段的。他们不能领略每一份工作和每一种生活所承载的意义、价值
和使命,从而不能领略其中应有的快乐和崇高。

这样一个格局里,所有人都是罪人,所有人都已被魔鬼控制。你不能
指望人能救你,更不能指望魔鬼能救你。

只有上帝能救我们,能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从深深的罪恶中解脱出来。

只有良知从至少相当一部人身上复活的时候,我们才可能具备走出邪
恶的可能。希望在于,这块大地上的人们,尤其是作为权力支撑体系
的公检法、军警特,是维持正义,还是迫害正义;想要做野兽,还是
做人;是信靠上帝,还是投向魔鬼。

我呼唤掌权者良知的复活,也呼唤每一个人,信靠上帝摆脱罪恶,找
回真理,找回道路,找回生命。

除此之外,我看不到什么希望。



注1:本文写得有些愤世嫉俗,事实也许并不这么绝对,也不这么绝
望。事实上,我一直承认,在中共治下,基本的秩序仍得到保障。同
时,未必没有通过发展化解难题的可能。极权向民主的转变,说困难
很困难,说简单也很简单。不过文章如果面面俱到,八面玲珑,恐怕
就不是文章了。

注2:而且,最新公布的2003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教育居然
和房地产业、殡葬、出游、汽车、电信与手机、医药、和网络游戏等
行业同时榜上有名。(2004年1月3日的《江南时报》)。

注3:卫生部的一次统计显示,目前我国每位居民看一次病平均要花
费79元,住院需花费2891元。在医疗技术高的卫生部门直属医
院,平均每一门诊、急诊人次医疗费用为163元,住院费用为79
61元。在这两项费用中,药费分别占60%和47%。药价如此之
高使得老百姓背上了沉重的负担,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份统计报告指
出,中国大概有50%的人生了病不敢去医院,而其中主要的原因就
是药品的价格虚高。 我曾经有过这样的遭遇。一次在成都陪妻子去
某三级甲等医院的中西医结合科看感冒,医生开的药竟高达830元。
后来她没去取药,凭经验吃了20多元的感冒药就完全康复了。全
国政协任玉岭委员用这样的亲身经历来反映当前医院药价之虚。
他指出,现在医院盛行拿吃回扣,即医生根据开具的处方进行提
成。某些医生在利益引诱下,不顾病人实际病情,无限制地开出大处
方。(《中国经济时报》2004-03-10)

200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