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革命,是台湾篮绿两军的唯一出路

王希哲

一、当前台湾的现状是什么?

当前台湾现状的特征是,势不两立的篮绿两军,除了革命,都已经走投无路了。

我们先看一幅最近的新闻图片(http://www.ukcdp.co.uk/pics/lidenghui.htm):
台独教父李登辉率领着一群台联党人排队立正,在向一面升起的旗帜鼓掌行军礼。这面
旗帜叫台湾国旗,它的构图是日本太阳旗光芒笼罩下的台湾,绿色的台湾国正在向
血红的日本太阳飞速靠拢而去。
它,就是今天在台湾占统治地位的台独原教旨主义皇民们的最高理想:台湾脱离中国,
回归日本。这群人的后面,书写着他们的誓词建造正常国的圣战。这场他们跟随着
日本对中国的圣战,从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了。后来日本战败了,投降了,至今不
敢公然再喊圣战了,但被当作同胞而逃避了清算的死心塌地的台湾皇民们却刻
骨仇恨着中国和中国的外来政权,要把这对中国的圣战继续进行到底,直到
建国。这是绿军的态势。

蓝军呢?
外来政权蓝军,虽然早年曾镇压过共产党鼓动的2.28事变,但问心从未把台湾
人视为异族。当它经40余年隔海峡抗共,终于稳定和繁荣了中华民国自由地区
后,便着手向台湾人开放民主,一心与台湾人一起玩民主游戏,企图为大陆人民树个灯
塔,作出个榜样。不料,这凶狠的台湾人要的不是玩民主游戏,而是要外来政权
的命!待蓝军省悟过来,阴谋家李登辉已经把政权让渡给绿军。蓝军必须保卫住中华民
国的宪法法统,不然,曾代表中华民族与绿军的太阳旗血战过8年战胜,因此被绿军所恨
的蓝军,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这是蓝军的处境。

二、中华民国的民主架构

中华民国宪法是中国近代最民主的宪法。但哪怕最民主的宪法也是保护自己的,不会消
灭自己的。它可以设下一定的程序修改宪法,却绝无任何程序消灭宪法。消灭宪法,就
必须突破宪法框架。无论其方式是刚性的还是柔性的,本质已经不是民主,而是革命。

绿军的最终战略目标,是在台湾消灭中华民国宪法法统独立建国,这在中华民国宪法的
民主架构内能够达成吗?自然不可能。哪怕它已经政权在手,也不可能。

蓝军誓死捍卫的,是中华民国的宪法法统。这是他们生死存亡所系。但他们已经在绿军
的阴谋手段下失去了政权。在绿军利用政权的力量疯狂煽起极端非理性的民粹复仇主义
的台湾人地域中,蓝军想在台湾民主架构内通过获得多数选票的民主手段复
辟(绿军领袖的说法),来挽救中华民国宪法法统,明眼人都知道,是完全不可能了。
事实上,他们又同样在绿军的阴谋手段下,在最后一刻失去了几乎最后一次合法夺回政
权的机会。

专政的本质,根源于政治竞争的一方要消灭另一方,你死我活,如共产党的消灭阶级
;民主的本质,恰恰根源于政治竞争的双方在一个共同承认的游戏规则(宪法架构)下,
和平善处,你活我也活。如果政治竞争的一方(如绿军)的目标就是要摧毁这个宪法架
构,要煽动起民粹的多数暴力让竞争的对方去死,这就根本不是什么民主,而是法
西斯专政。

台独理论家(如洪哲胜)辩解说,台独要消灭蓝军外来政权残余,是要消灭它的中
国特征,使它本土化,不是消灭他们生命。
但消灭政治竞争一方的政治特征,不就是消灭政治生命么?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纲
领要消灭阶级,列宁毛泽东也是说,要消灭的是他们的阶级特征,使其无产阶级
化,何尝说是要消灭资产阶级的个人生命?

三、革命,是台湾篮绿两军的唯一出路

绿军要突破中华民国宪法体制的外壳,达成台独建国,只有革命一途,这是没有疑
义的。李登辉写的书,早就毫不隐讳他领导台湾绿军所从事的变革,正是一场《宁静的
革命》。

蓝军要避免自己被消灭的命运,而又无法在台湾民主的游戏中夺回政权,保护自己,
除了革命,更别无他途。这个革命的方式只能是政变,无论它是刚性的政变还是柔性
的政变。

政变?难道要蓝军不遵守游戏规则吗?不,游戏规则,早已被绿军破坏了。

政权原来是蓝军的。蓝军开放党禁,与绿军玩民主,蒋经国前提定下的两大游戏规则之
一,就是必须尊重中华民国宪法法统反对台独。你绿军不愿接受,有志气,你尽管体制
外革命去。你不接受作为前提的反台独游戏规则,蓝军当然也就不开放民主,因为允许
台独而与你在台湾玩民主游戏,我早知玩不过你,会被你玩死。我开放难道是为了
自己找死吗?
我被你的体制外革命推翻了,我自认倒霉,你上来搞台独也光明正大。早期绿军也是在
体制外革命的。但若你事实接受了游戏规则,对中华民国宪法宣了誓恪守宪法而进
入体制了,你就必须按照游戏规则不能再玩台独。不错,愿赌就要认罚。但愿赌的
前提已经包含了双方不得破坏的共同游戏规则。你进入体制玩台独,就是你率先破坏了
民主游戏规则。你率先破坏民主游戏规则打响了消灭我的宁静革命第一枪,为什么
我必须束手待毙不能以政变对付之?严格来说,你绿军才是政变(作为中华民国第十一
任总统却高喊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这就是政变!),而我们蓝
军却是护法革命!

最近,陈水扁有所谓3.20后的七日政变说。更指认许历农、蒋仲苓等元老策划国军
高级将领以辞职抗议为柔性政变。许、蒋等自然否认。

我以为,切不可盲目否认。这一否认,并围绕这一否认闹下去,就等于放弃了政变的自
卫权利,承诺了绝对不政变,造成一种今后一切可能的护法革命政变都似乎不道义的负
面舆论氛围,这正是陈水扁需要的。相反,蓝军应该义正词严指出,中华民国宪法,可
以用一切的手段来保卫,包括国军的抗命。既然绿军的行政院居然可以以违宪
为由,对立法院通过的真调会宣布行使抗命权,开了前例,那么,独立于政党
只承认中华民国宪法的国军国警在紧急时,以违宪宣布对陈水扁抗命,甚至逮捕陈
水扁和一切台独首要,也就是行使护宪抗命权的绝对正义的行动了。蓝军也有权号召国
军国警护宪抗命。

绿军以违宪由头抗命真调会以为聪明,以为得计,但他们不知,这种把宪
当作党争之私的机会主义借口必然是双面刃的。从此,他们已经把台独的自己置于非常
危险的境地了!

再看美国方面。绿军若一意台独圣战,两岸战火一触即发,则蓝军的护法政变,稳
定台海也未必不是美国所乐见的。


2004年11月21日
美西海湾
xz7793@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