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给民运中共特一点实际忠告的辩论

04/20/04    张晶

前些日子,我和赵兴先生有过一场辩论。赵兴先生认为,海外真正搞民运的,应该给民运中的共特一个信息,虽然我们无法真正弄清楚谁是谁,但我们可以用传播的方式告诉这共特一个信息,我们应该这样对民运中的共特说:你们如果真的把海外的民运搞得乱七八糟,你们如果真的把海外的民运搞倒了,那么你们也就该下岗了,你们哪里还能从中共那里赚津贴呢?要知道,你们之所以有额外的钱赚,是因为有海外民运在,你们是靠海外民运吃饭,不是靠中共吃饭,海外民运越没有起色,你们这些人就越没有钱图了。

赵兴先生的意思是,这样传出去,让海外民运的共特们了解并且达到共识,他们就会暗中帮助民运,把坏事变成好事。

我觉得赵兴先生说的有道理。但是,仔细想想我们的民主正义党,就发现一个问题。正义党组织内部是所谓的网络型结构,网络的一个结点(有人改称为板块)与另一个结点只是链接关系,信息和人员重复很少,工作和功能却是重叠和重复的,这是为了不被外力摧毁,也是为了不被渗透的特务从内部整垮,对于中共在海外民运的特工来说,最容易了解的是正义党网络上的活动,但这些活动都是公开的,有新鲜的东西公开在网上一抛,海外民运特工总不见得相一群恶狗一样扑食吧?所以这些公开的东西对海外民运的中共特工来说,似乎没有价值。

另外呢,从正义党公开的部分渗透,要把正义党的整个网络型结构全部摸清楚,应该说是不可能的。其实,正义党网络型结构内部的结点是怎么连的,没有一个人了解全部,正义党内部没有谁能控制全部组织。据说,89年之后,能够象正义党这样经过6年还生存下来的就几乎没有,况且正义党还在发展。

因此,赵兴的办法,对于那些任务是针对正义党的海外民运中的中共特工来说,就不能打动他们,这就是我想到的。你说,中共特工完成任务困难,完成不了任务,得的全是关于正义党的错误信息,打掉的正好是正义党要放弃的部分,那他们不是也要下岗了吗?

那么什么是一个完全的策略呢?我突然发现,写这篇文章发表,就可以对赵兴的办法起一个补漏的作用:告诉中共,他们那些在海外民运中的中共特工对正义党的渗透行动失败,不是他们没有本事,他们失败是很窝囊,但这是因为正义党的内部组织结构不同,不怪他们。这样,是否这些在海外民运中的共特可以少一点对正义党的个人敌意呢?

想了一两天,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海外民运中的中共特工搞不清正义党,打不到正义党的要害,难道中共就会放过正义党了吗?不但不会,而且更加会往死里整,是不是应该这样想?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值得研究。我和赵兴两个人讨论不出比较满意的结果,我觉得应该放到网上来大家讨论,赵兴先生虽然认为公开讨论这样的问题不合适,但他并不反对我这样做,刀切豆腐总是两面光,这个问题就是讨论不出结果,对正义党也不会有不利的地方,这是我的看法。希望大家对这个问题感兴趣。